蚕豆花开

刊发时间:2016年07月10日 A3版  作者:李廷珍

  一些记忆,荒疏,薄凉,早被忙碌的日子掩埋。一些故事被岁月的凉风吹瘦。但是,那些流年里最美的风景,一直被我安放在记忆的渡口,让它依附在心的港湾,温暖流年。一直记得,那年月,待地里的庄稼收完后,母亲都要在自留地上种些蚕豆。在地边地头、角角落落,母亲见缝插针,在前面挥锄挖坑、下种放肥,我跟在后面盖土。过几天,去浇上一次猪粪水。之后,就几乎不用再管它了。
  蚕豆易种、易活,不争地,不争水,不争肥。种子埋在土里,不久就生根发芽,破土而出,幼苗在阳光雨露下默默成长。不知不觉中,蚕豆花开了,白色花朵中间有黑斑,十分好看。又不知什么时候,像玉坠似的豆荚把四梭形的茎杆压得醉汉似的,在风中摇头晃脑。
  每年回去给父母扫墓的时候,都恰逢蚕豆花怒放的季节,只要回去都会去地里看看蚕豆花,是我自父母离世后的几年来的惯例,也许,想要看看的,不是那些花儿,只想借看花之名去找寻父母留在地里的印记。
  曾经看到过一句话说“蚕豆花开黑良心”。我曾仔细观察过,蚕豆花的外边是洁白柔美的,再往里有一点淡淡的茄色,而那花心部位的的确确是黑色的了。
  然而,黑色不代表黑良心。黑色没有什么不好,黑是玄妙,黑是黑里俏,黑可以点缀美。蚕豆开花像芝麻,始于根部,节节向上,如不摘顶,花开可持续二个月,收豆时,根部的黑豆荚里已蹦出豆子,上部的花儿还在怒放。
  蚕豆花较袖珍玲珑,在花朵世界中,算小家碧玉,只有花生米粒大小,其形状如一只合拢双翅停在枝丫上的小蝴蝶。又如一只小巧精致的三角小荷包。蚕豆花大多二朵一起并生,单独一朵或三朵一起的很少,而且,蚕豆花的花柄处有弯头,好似鸳鸯的头,远远望去,一丛丛蚕豆花就像停在树干上的一对对小鸳鸯……第一次看见蚕豆花的人,一定会感觉好奇新鲜。禁不住弯腰用手指触摸那粉嫩的小花包,禁不住贴着花瓣用鼻尖闻嗅那微微的馨香。
  当然,蚕豆花不是观赏花,没有成群结队的游人去参观浏览,没人拍照留影,没人吟诗赋曲……但即便这样,蚕豆花也不甘寂寞,她们自娱自乐,热热闹闹,她们开得轰轰烈烈,满垄满茎,她们鲜艳美丽,惹蜂引蝶……其实,“蚕豆花开黑良心,”蚕豆花是蒙冤的。蚕豆花的花心是甜蜜的,有蜜蜂采蜜为证。
  春风是春姑娘一双会弹琴的手,而那些刚刚在新翻的泥土里抽出的新芽,亦或刚刚在光秃秃的枝头冒出的新叶,则是一个个跳跃的琴键。春姑娘温润柔软的手指流水般划过琴键,满天满地的新芽上便绽开了朵朵春花。
  而蚕豆花是春天里最早的一只蝴蝶。你瞧,它姿态翩跹,轻盈地立于枝头,紫色、淡紫色的翅膀在微风里轻轻扑闪,随风起舞!
  美丽的蚕豆花很低调。清朝诗人汪士慎的《蚕豆花香图》里道:“蚕豆花开映女桑,方茎碧叶吐芳芬。田间野粉无人爱,不逐东风杂众香。”她不与热情的桃花、热烈的梨花、李花和杏花……争春。她只是一朵开在竹篱下、田垄上、农田一角最不起眼、最不惹人注意的小花,但它依然守着寂寞,静静绽放自己生命的芬芳。
  小小的蚕豆花花期很长,前前后后可以历时三四个月。蚕豆花收花的时候,头天傍晚花瓣合拢起来,夜里淋一场毛毛细雨,或是逢一场薄薄的清露,第二天也再不会重新开放。露水把花瓣泡烂,阳光又把花瓣晒干,如此反复多次。忽然有一天,一阵春风轻轻扫过,蚕豆花瓣就悄无声息地纷纷落下,小小的蚕豆荚儿就露出尖了。
  初生的蚕豆吃水重。蚕豆荚刚刚冒尖,母亲便分外勤快起来。几乎每个黄昏都要给蚕豆浇水。她说蚕豆水分充足就会天天放粗、长个。太阳一晒,水分蒸发,厚厚的豆叶就会抽薄,粗粗的豆杆也会抽细。每天浇水,才能让蚕豆疯长,鼓豆粒儿!果不其然,蚕豆荚儿很快就直翘翘的站满枝干,采一颗,拗下去,豆粒儿就欢快地蹦跳出来,浅绿如碧玉,圆润温软。
  蚕豆有很多种吃法。最常见的莫过于清炒。一碗温婉如碧玉般的蚕豆,放油锅里爆炒一下出锅,绿得益发晶莹透亮,连皮带肉吃,甚是好吃。南宋诗人杨万:“翠荚中排浅碧珠,甘欺崖蜜软欺酥。”说的就是这个菜,这个味儿。蚕豆炒咸菜、蚕豆煮骨头生、蚕豆煮香肠、蚕豆煮青菜苔……都是一道道我百食不厌的菜谱。
  蚕豆长得极快,新鲜蚕豆还意犹未尽,豆荚就倏忽间老了。春末夏初的时候,忙着采茶、炒茶,根本无暇顾及采摘新鲜蚕豆,任凭它们长下去,直到豆荚很老很老,变成黑褐色的时候才连根拔起,一捆捆抱回家,仍在门前空地上,让它自然风干后收进箩筐里,用布包一小包花椒放上收藏,存放到来年春荒时,用水泡软后,煮成盐豆,既当菜,又当粮,好吃又饱食,或者剥成豆米煮干菜吃,也是一种至今想起还令我垂涎欲滴的美味。一把豆瓣放一把酸腌菜加一勺水,一碗酸菜豆瓣汤就做成了。从农田做农活归来,就着一碗酸菜豆瓣汤,三口两口就解决了大碗白米饭。肚皮鼓鼓的,神清气爽,全然没有山珍海味的油腻滑肠。记忆中,最有趣的事,就是把煮熟的蚕豆用白色的棉线穿起来,一串一串挂在脖子上当项链,馋了就拽一粒放在嘴里。为此,引得小伙伴们跟着我转,你拽一粒他拽一粒,没一会儿脖子上只剩一根根线了。第二天,小伙伴们都相约着在脖子上挂几串蚕豆,我们互相嬉戏着,追打着,哄抢着,直到所有人的脖子上的蚕豆抢光了才罢休。结果晚上再也吃不下了。在物质贫瘠的年月,蚕豆,算是一种美食融在我的记忆中。忘不了的事物很多,比如,一只鸟儿灵性的目光,比如一棵蚕豆多情的微笑……而我,只需用这些深埋在心底纯净的爱,平凡地感动着,打理我简单的生活。

返回
2021年05月07日  第7273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蚕豆花开

刊发时间:2016年07月10日 A3版  作者:李廷珍 【字体:大 中 小】

  一些记忆,荒疏,薄凉,早被忙碌的日子掩埋。一些故事被岁月的凉风吹瘦。但是,那些流年里最美的风景,一直被我安放在记忆的渡口,让它依附在心的港湾,温暖流年。一直记得,那年月,待地里的庄稼收完后,母亲都要在自留地上种些蚕豆。在地边地头、角角落落,母亲见缝插针,在前面挥锄挖坑、下种放肥,我跟在后面盖土。过几天,去浇上一次猪粪水。之后,就几乎不用再管它了。
  蚕豆易种、易活,不争地,不争水,不争肥。种子埋在土里,不久就生根发芽,破土而出,幼苗在阳光雨露下默默成长。不知不觉中,蚕豆花开了,白色花朵中间有黑斑,十分好看。又不知什么时候,像玉坠似的豆荚把四梭形的茎杆压得醉汉似的,在风中摇头晃脑。
  每年回去给父母扫墓的时候,都恰逢蚕豆花怒放的季节,只要回去都会去地里看看蚕豆花,是我自父母离世后的几年来的惯例,也许,想要看看的,不是那些花儿,只想借看花之名去找寻父母留在地里的印记。
  曾经看到过一句话说“蚕豆花开黑良心”。我曾仔细观察过,蚕豆花的外边是洁白柔美的,再往里有一点淡淡的茄色,而那花心部位的的确确是黑色的了。
  然而,黑色不代表黑良心。黑色没有什么不好,黑是玄妙,黑是黑里俏,黑可以点缀美。蚕豆开花像芝麻,始于根部,节节向上,如不摘顶,花开可持续二个月,收豆时,根部的黑豆荚里已蹦出豆子,上部的花儿还在怒放。
  蚕豆花较袖珍玲珑,在花朵世界中,算小家碧玉,只有花生米粒大小,其形状如一只合拢双翅停在枝丫上的小蝴蝶。又如一只小巧精致的三角小荷包。蚕豆花大多二朵一起并生,单独一朵或三朵一起的很少,而且,蚕豆花的花柄处有弯头,好似鸳鸯的头,远远望去,一丛丛蚕豆花就像停在树干上的一对对小鸳鸯……第一次看见蚕豆花的人,一定会感觉好奇新鲜。禁不住弯腰用手指触摸那粉嫩的小花包,禁不住贴着花瓣用鼻尖闻嗅那微微的馨香。
  当然,蚕豆花不是观赏花,没有成群结队的游人去参观浏览,没人拍照留影,没人吟诗赋曲……但即便这样,蚕豆花也不甘寂寞,她们自娱自乐,热热闹闹,她们开得轰轰烈烈,满垄满茎,她们鲜艳美丽,惹蜂引蝶……其实,“蚕豆花开黑良心,”蚕豆花是蒙冤的。蚕豆花的花心是甜蜜的,有蜜蜂采蜜为证。
  春风是春姑娘一双会弹琴的手,而那些刚刚在新翻的泥土里抽出的新芽,亦或刚刚在光秃秃的枝头冒出的新叶,则是一个个跳跃的琴键。春姑娘温润柔软的手指流水般划过琴键,满天满地的新芽上便绽开了朵朵春花。
  而蚕豆花是春天里最早的一只蝴蝶。你瞧,它姿态翩跹,轻盈地立于枝头,紫色、淡紫色的翅膀在微风里轻轻扑闪,随风起舞!
  美丽的蚕豆花很低调。清朝诗人汪士慎的《蚕豆花香图》里道:“蚕豆花开映女桑,方茎碧叶吐芳芬。田间野粉无人爱,不逐东风杂众香。”她不与热情的桃花、热烈的梨花、李花和杏花……争春。她只是一朵开在竹篱下、田垄上、农田一角最不起眼、最不惹人注意的小花,但它依然守着寂寞,静静绽放自己生命的芬芳。
  小小的蚕豆花花期很长,前前后后可以历时三四个月。蚕豆花收花的时候,头天傍晚花瓣合拢起来,夜里淋一场毛毛细雨,或是逢一场薄薄的清露,第二天也再不会重新开放。露水把花瓣泡烂,阳光又把花瓣晒干,如此反复多次。忽然有一天,一阵春风轻轻扫过,蚕豆花瓣就悄无声息地纷纷落下,小小的蚕豆荚儿就露出尖了。
  初生的蚕豆吃水重。蚕豆荚刚刚冒尖,母亲便分外勤快起来。几乎每个黄昏都要给蚕豆浇水。她说蚕豆水分充足就会天天放粗、长个。太阳一晒,水分蒸发,厚厚的豆叶就会抽薄,粗粗的豆杆也会抽细。每天浇水,才能让蚕豆疯长,鼓豆粒儿!果不其然,蚕豆荚儿很快就直翘翘的站满枝干,采一颗,拗下去,豆粒儿就欢快地蹦跳出来,浅绿如碧玉,圆润温软。
  蚕豆有很多种吃法。最常见的莫过于清炒。一碗温婉如碧玉般的蚕豆,放油锅里爆炒一下出锅,绿得益发晶莹透亮,连皮带肉吃,甚是好吃。南宋诗人杨万:“翠荚中排浅碧珠,甘欺崖蜜软欺酥。”说的就是这个菜,这个味儿。蚕豆炒咸菜、蚕豆煮骨头生、蚕豆煮香肠、蚕豆煮青菜苔……都是一道道我百食不厌的菜谱。
  蚕豆长得极快,新鲜蚕豆还意犹未尽,豆荚就倏忽间老了。春末夏初的时候,忙着采茶、炒茶,根本无暇顾及采摘新鲜蚕豆,任凭它们长下去,直到豆荚很老很老,变成黑褐色的时候才连根拔起,一捆捆抱回家,仍在门前空地上,让它自然风干后收进箩筐里,用布包一小包花椒放上收藏,存放到来年春荒时,用水泡软后,煮成盐豆,既当菜,又当粮,好吃又饱食,或者剥成豆米煮干菜吃,也是一种至今想起还令我垂涎欲滴的美味。一把豆瓣放一把酸腌菜加一勺水,一碗酸菜豆瓣汤就做成了。从农田做农活归来,就着一碗酸菜豆瓣汤,三口两口就解决了大碗白米饭。肚皮鼓鼓的,神清气爽,全然没有山珍海味的油腻滑肠。记忆中,最有趣的事,就是把煮熟的蚕豆用白色的棉线穿起来,一串一串挂在脖子上当项链,馋了就拽一粒放在嘴里。为此,引得小伙伴们跟着我转,你拽一粒他拽一粒,没一会儿脖子上只剩一根根线了。第二天,小伙伴们都相约着在脖子上挂几串蚕豆,我们互相嬉戏着,追打着,哄抢着,直到所有人的脖子上的蚕豆抢光了才罢休。结果晚上再也吃不下了。在物质贫瘠的年月,蚕豆,算是一种美食融在我的记忆中。忘不了的事物很多,比如,一只鸟儿灵性的目光,比如一棵蚕豆多情的微笑……而我,只需用这些深埋在心底纯净的爱,平凡地感动着,打理我简单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