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在人间烟火的慢时光

刊发时间:2020年11月15日 A3版  作者:

蒙化人,李胤.JPG

蒙化人 油画 李胤

 

忆江南·临沧美

□ 胡占凡

  临沧美,
  紫雾绕青山。
  怒水澜沧波瑟瑟,
  竹摇柳乱百湖间。
  灵雀云之南。
  临沧忆,
  无处不斑斓。
  阿佤歌甜剽布朗,
  听竹听雨火塘前。
  心载烤茶还。

 

灵魂的修辞

□ 李树王

  过江桥
  又过澜沧江
  又一次,回首、远眺昔宜
  往事随风
  你不是原来的你
  再也不会在这眺守一波碧水
  聆听我“赶海”归来号子声
  我还是我,每一次路过
  我都为你,把魂留在江岸

  夏雨之后
  夏雨之后
  绿色染指大地
  河谷欢笑热烈
  沸腾的蝉声
  可以借一场雨水冷却

  云州凌晨
  凌晨,云州是温柔的
  街道,霓虹是温柔的
  晨起,云州是寂静的
  彩虹桥是寂静的
  公路和街道仿佛比白天更宽阔

  凌晨四点
  黄褂子的环卫工
  扫落叶,也扫秋风
  他们把一地的落叶
  从春光扫成秋伤
  把一拨拨凌乱的岁月摁进年轮


  虚构的雪
  再远的遥望
  也只是一场雪,一场虚构的雪
  后来,我才知道
  那也是此生越不过的劫
  原不该在光阴晦涩里的相遇
  果然,一场雪,还是纷纷扬扬
  飘在我的两鬓,堆满迎风的发梢
  压在我的双肩,落在我的眉梢
  那一夜,我只能
  ――藏在你的冰雪里寒冷


  核桃树
  给你雨水,给你阳光
  你释放绿茵、你释放清凉
  你集聚善良,你凝结因果
  一块黄土,一片绿茵
  我喜欢朴实无华的核桃树
  核桃树,默默无闻的一生
  春天,那绿芽衬托的花朵
  纵然坚韧不拔,却也不炫耀张扬
  夏天,树上绿油油的叶子
  果蕾在阳光下萌生
  一坡坡,郁郁葱葱
  一阵阵清香飞扬
  此刻,生命在回归自然
  秋天,正是核桃成熟
  林子里,大片挂枝的果实
  仿佛是绿色精灵,相互点缀
  冬天的严寒里
  核桃树是坚守岗位的战士
  在等待来年又一次开花结果


  玉兰花开
  这是一月
  北风悄悄摸进的山谷
  沧江岸上
  落叶与枯草举起一阵寒颤
  雨水躲在季节顶端
  一时间,销声匿迹
  我的脚下
  黄土跟喉咙一样干渴
  我知道
  并不是所有阳光都穿透云层
  并不是所有黑夜都在笼罩大地
  因为,这是一月,玉兰谷在沉默
  玉兰花,却在枝头热烈,芬芳

  平庸
  只需一些朴素的光阴
  白天,归顺生活
  夜晚,我会臣服灵魂
  一时间,我从诗歌的无为中走出
  只活在一个人的
  不写,不思,不读,不作为中
  活在被生活愚弄和压制的边缘
  时常在半夜
  品尝呼吸与心跳皆失去的节律
  就算转眼,我的胡子将花白于世
  想想,养我的人,早已不辞而去
  回望来时,梦想长成怎样的云朵
  年迈后,我双手的茧子
  还得触摸这尘世的苍穹
 

20201110102210gg9ap9---副本.jpg

凤归云 油画 李胤

 

孤独的行囊

□ 李德旺

  土佛
  时间溶解了,石头
  溶解了,杂草
  溶解,春天,候鸟
  和头顶上的花朵
  一只羊在午后啃掉了地上的光线
  一座山在大地的伤痕上
  又一次突破了美学的高压线
  额头上的,皱纹的生产力
  那些苍茫的
  编织故事的现场
  留下一尊尊土佛
  身体上逐渐蔓延的香火
  和时间自身的刻痕
  在共享着头顶上高贵的蓝天
  心灵上的一座禅院
  终于获得了一方的清静
  而你身上,一路而来
  背负着的,一尊尊佛像
  也已安放在附件的一个个村落里
  专心生活
  随遇而安
  蜗牛
  天地间,一个孤独的王
  脊背上,驮着太阳
  驮着月亮。驮着
  日子和江山
  也驮着,诗人
  那孤独的行囊
  小小的螺壳
  时光里一个沉重的古堡
  一个移动的家园
  一寸一寸,用草叶和露水
  收藏风雨,收藏爱
  收藏充满人间烟火的慢时光
  木棉树
  木棉树高大挺拔
  像一位孤独的王子
  那一树木棉花热情似火的开着
  一棵树就足以把
  一座山坡照亮
  那灿烂的脸
  对谁都笑
  在南方,要用自己
  整整的一个季节写诗
  写下日子的灿烂
  写下它的高贵和苍凉
  风雨跑遍了一座座山,却没有浇灭
  那颗红火的内心
  木棉树和我们一样
  只深深地惧怕时间
  直到有一天
  那些摇摇欲坠的火焰
  四处飘零,又落地生根
  肯定有一棵曾经的木棉树
  闯入你的梦中
  雨季
  缤纷的大地
  总有一个雨季值得怀念
  雨水像一封封绵长的情书
  浸透你生命的每一个缝隙
  太阳像个经常性迟到的老男生
  时光被美丽的云朵所误
  乌云也是一面真正的镜子
  带着忧郁的风一路颠簸而来
  每一座大山之上端坐着一位活佛
  在不断洗涤岁月又给岁月加砝码
  当我蓦然回首
  身后的每一块石头都染成了绿色
  身后的每一条泥泞都充满了意义
  青山
  用时光安排小草,绿树,和绿色
  储存梦,和一段无法退回去的时光
  允许一些树木存在高度
  允许一条河流
  存在长度和宽度。允许
  泥土雕塑成花朵。允许花朵
  在岁月的河水中淹没。而
  太阳站在高山上,用它
  几十万道金索,几十万只
  骏马,一起为日子播种
  麻雀和小虫子窃窃私语
  为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哑然失言
  我却没有抓住那一道火焰的光芒
  我只是一根固定的树枝
  一片落叶撑开的世界
  用岁月小心的积攒,那过冬的柴火
  叶片下面,一只爬虫探出头颅
  与我一起共享着这岁月的恩赐
  墓志铭
  那个泥土雕塑而成的人
  与青草,蚁群
  血肉相连
  羊群里孤独的一只
  用风雨剥蚀的文字证明:
  自己曾经来过
  那笨拙的工匠
  接着用泥土藏身
  用岁月积攒
  那一脸的温情和善意

 

梦中的宫殿

□ 杨红旗

  杏叶落
  枝杈间没有风,银杏叶落了一地
  树还站在那儿,整整齐齐
  木然又淡定,皮肤粗糙灰褐
  仿佛表示成熟和坚守。枝上的叶片
  稀稀落落,守着顶上的秋色
  一年的旧装就这样换下
  弃之风中。或依恋,或淡然
  地上的叶片一层层地叠加,再叠加
  如锦绣的纹彩,不忍踩上去
  艳羡那细软的触觉和窸窣的微响
  沿着那条陈旧的小路
  银杏呈现的是一种单纯的金黄
  四下里弥漫着柔和的暖色
  它的靓丽使附近的房屋和街道
  灰暗破落。它温和但不孤高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
  冬天来临之前,它收起羽毛
  不使培养一年的美受到损伤
  注目这零落的景象,不禁想起
  雁南飞,霜花白,芦花失色
  望断秋水,那遥远的冬,愈近愈远
  别张雷
  一个人的离去,像风缓缓吹走
  然后寂无音息。原以为活着很慢
  谁知每一天都在闪逝
  一切都来不及收理
  人间已是另外的样子
  春天即将来临
  我无法歌颂美好的事物
  就是鸟鸣花开,已少一人欣赏
  每一缕风,似乎都在低声呜咽
  我只能抬头去看向春的阳光
  去看细碎的花朵
  去捡拾温暖的事物
  却不能埋怨病苦。尘世之下
  病苦如菌,无处不在
  是生生世世永不分离的部分
  而对抗与适应,又使人生更富张力
  无限地扩大了生命的界域
  原以为会是尘埃
  但尘埃是看得见的
  最后又回归大地
  也许是青烟,淡淡地飘到不可知处
  我愿他是轻羽,是飞走的翅膀
  夜行记
  说着说着,我们就上了快速路
  黑夜沉重的谎言被灯光迅速推开
  两侧的小野花,摇曳多姿
  不时被照亮。它们活在黑暗中
  却比白天更富生机。它们的风情
  只有借着夜光,才看得彻底
  如同走出黑暗的女人
  她的声息,隐隐传来
  是枝上的芬芳。我们返回
  相爱的人,坐在河边私语
  仿佛害怕孤单,而拼命抵靠
  周遭静寂,夜就是为这些人准备的
  但夜不是伪装,是另一片天地
  照亮另一半时空
  甩手走在河岸上,若无其事的样子
  河水还是那样流,什么也没有
  春城
  春城的繁花,开在遥远的过去
  花瓣已落,此时正在下雨
  气温大幅下降,只想窝在被子里
  我多次匆匆路过的城市
  并没有给我温情。这两不相干的
  世界,阳光直接被没收,幸好我
  及时添置衣物,收理夏装
  云岭路上,暮秋的凉风吹不落黄叶
  车辆如断魂
  只有那些骑单车的年轻男女
  使我看到了温暖,他们如此姣好
  比天空给我更多信心。很多年前
  我们曾经在这种天气里相爱
  在阴冷的房间里旁听
  火车夜半的,嚓嚓声
  回忆起来,那个狭小的角落
  已经无法捕捉,像散落的零件
  早被从生活的影像里一把抹去
  从昆明到临沧,有无数重的云霞
  秋雨如钝刀,离人即悲客
  这种天气,适合幽居,闲坐,颓废
  人间事太繁芜,方知有闲的可贵
  窗外,天越来越低,擦着树枝下来
  原野
  原野上挤满了油菜花,挤满了
  蜂蝶的自适和骄傲
  挤满了春天飞扬的脸色
  尽管春天未到
  那又有什么关系
  它们是内心藏着缤纷梦想的事物
  一对新人,以油菜花的金黄为背景
  规划生活。新娘雪白的婚纱上
  沾染着油菜花吐洒的星点金子
  金子们闪着光
  她轻轻提拉着长裙的下摆
  羞涩仍是有的
  风却吹着凉凉的脚踝
  虽然路过的车辆
  和阳光不关心这些
  却丝毫不受影响
  昆虫们不知深浅
  一只蓝蝴蝶飞过花园
  碰碰这朵,嗅嗅那朵
  它舌尖发麻
  不是一只,是若干只
  这是蜂蝶的集市,只是每家店铺
  都出售相同的花粉和气味
  多年前,我种植油菜
  一季施三次肥,浇五六次水;隔十天
  喷打一次农药,清除杂草。由此知
  油菜花的金黄
  要慢慢变成黑色的籽粒
 

大三妹和她家小毛驴,李胤.JPG

大三妹和她家小毛驴 油画 李胤

返回
2021年03月08日  第8832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穿梭在人间烟火的慢时光

刊发时间:2020年11月15日 A3版  作者: 【字体:大 中 小】

蒙化人,李胤.JPG

蒙化人 油画 李胤

 

忆江南·临沧美

□ 胡占凡

  临沧美,
  紫雾绕青山。
  怒水澜沧波瑟瑟,
  竹摇柳乱百湖间。
  灵雀云之南。
  临沧忆,
  无处不斑斓。
  阿佤歌甜剽布朗,
  听竹听雨火塘前。
  心载烤茶还。

 

灵魂的修辞

□ 李树王

  过江桥
  又过澜沧江
  又一次,回首、远眺昔宜
  往事随风
  你不是原来的你
  再也不会在这眺守一波碧水
  聆听我“赶海”归来号子声
  我还是我,每一次路过
  我都为你,把魂留在江岸

  夏雨之后
  夏雨之后
  绿色染指大地
  河谷欢笑热烈
  沸腾的蝉声
  可以借一场雨水冷却

  云州凌晨
  凌晨,云州是温柔的
  街道,霓虹是温柔的
  晨起,云州是寂静的
  彩虹桥是寂静的
  公路和街道仿佛比白天更宽阔

  凌晨四点
  黄褂子的环卫工
  扫落叶,也扫秋风
  他们把一地的落叶
  从春光扫成秋伤
  把一拨拨凌乱的岁月摁进年轮


  虚构的雪
  再远的遥望
  也只是一场雪,一场虚构的雪
  后来,我才知道
  那也是此生越不过的劫
  原不该在光阴晦涩里的相遇
  果然,一场雪,还是纷纷扬扬
  飘在我的两鬓,堆满迎风的发梢
  压在我的双肩,落在我的眉梢
  那一夜,我只能
  ――藏在你的冰雪里寒冷


  核桃树
  给你雨水,给你阳光
  你释放绿茵、你释放清凉
  你集聚善良,你凝结因果
  一块黄土,一片绿茵
  我喜欢朴实无华的核桃树
  核桃树,默默无闻的一生
  春天,那绿芽衬托的花朵
  纵然坚韧不拔,却也不炫耀张扬
  夏天,树上绿油油的叶子
  果蕾在阳光下萌生
  一坡坡,郁郁葱葱
  一阵阵清香飞扬
  此刻,生命在回归自然
  秋天,正是核桃成熟
  林子里,大片挂枝的果实
  仿佛是绿色精灵,相互点缀
  冬天的严寒里
  核桃树是坚守岗位的战士
  在等待来年又一次开花结果


  玉兰花开
  这是一月
  北风悄悄摸进的山谷
  沧江岸上
  落叶与枯草举起一阵寒颤
  雨水躲在季节顶端
  一时间,销声匿迹
  我的脚下
  黄土跟喉咙一样干渴
  我知道
  并不是所有阳光都穿透云层
  并不是所有黑夜都在笼罩大地
  因为,这是一月,玉兰谷在沉默
  玉兰花,却在枝头热烈,芬芳

  平庸
  只需一些朴素的光阴
  白天,归顺生活
  夜晚,我会臣服灵魂
  一时间,我从诗歌的无为中走出
  只活在一个人的
  不写,不思,不读,不作为中
  活在被生活愚弄和压制的边缘
  时常在半夜
  品尝呼吸与心跳皆失去的节律
  就算转眼,我的胡子将花白于世
  想想,养我的人,早已不辞而去
  回望来时,梦想长成怎样的云朵
  年迈后,我双手的茧子
  还得触摸这尘世的苍穹
 

20201110102210gg9ap9---副本.jpg

凤归云 油画 李胤

 

孤独的行囊

□ 李德旺

  土佛
  时间溶解了,石头
  溶解了,杂草
  溶解,春天,候鸟
  和头顶上的花朵
  一只羊在午后啃掉了地上的光线
  一座山在大地的伤痕上
  又一次突破了美学的高压线
  额头上的,皱纹的生产力
  那些苍茫的
  编织故事的现场
  留下一尊尊土佛
  身体上逐渐蔓延的香火
  和时间自身的刻痕
  在共享着头顶上高贵的蓝天
  心灵上的一座禅院
  终于获得了一方的清静
  而你身上,一路而来
  背负着的,一尊尊佛像
  也已安放在附件的一个个村落里
  专心生活
  随遇而安
  蜗牛
  天地间,一个孤独的王
  脊背上,驮着太阳
  驮着月亮。驮着
  日子和江山
  也驮着,诗人
  那孤独的行囊
  小小的螺壳
  时光里一个沉重的古堡
  一个移动的家园
  一寸一寸,用草叶和露水
  收藏风雨,收藏爱
  收藏充满人间烟火的慢时光
  木棉树
  木棉树高大挺拔
  像一位孤独的王子
  那一树木棉花热情似火的开着
  一棵树就足以把
  一座山坡照亮
  那灿烂的脸
  对谁都笑
  在南方,要用自己
  整整的一个季节写诗
  写下日子的灿烂
  写下它的高贵和苍凉
  风雨跑遍了一座座山,却没有浇灭
  那颗红火的内心
  木棉树和我们一样
  只深深地惧怕时间
  直到有一天
  那些摇摇欲坠的火焰
  四处飘零,又落地生根
  肯定有一棵曾经的木棉树
  闯入你的梦中
  雨季
  缤纷的大地
  总有一个雨季值得怀念
  雨水像一封封绵长的情书
  浸透你生命的每一个缝隙
  太阳像个经常性迟到的老男生
  时光被美丽的云朵所误
  乌云也是一面真正的镜子
  带着忧郁的风一路颠簸而来
  每一座大山之上端坐着一位活佛
  在不断洗涤岁月又给岁月加砝码
  当我蓦然回首
  身后的每一块石头都染成了绿色
  身后的每一条泥泞都充满了意义
  青山
  用时光安排小草,绿树,和绿色
  储存梦,和一段无法退回去的时光
  允许一些树木存在高度
  允许一条河流
  存在长度和宽度。允许
  泥土雕塑成花朵。允许花朵
  在岁月的河水中淹没。而
  太阳站在高山上,用它
  几十万道金索,几十万只
  骏马,一起为日子播种
  麻雀和小虫子窃窃私语
  为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哑然失言
  我却没有抓住那一道火焰的光芒
  我只是一根固定的树枝
  一片落叶撑开的世界
  用岁月小心的积攒,那过冬的柴火
  叶片下面,一只爬虫探出头颅
  与我一起共享着这岁月的恩赐
  墓志铭
  那个泥土雕塑而成的人
  与青草,蚁群
  血肉相连
  羊群里孤独的一只
  用风雨剥蚀的文字证明:
  自己曾经来过
  那笨拙的工匠
  接着用泥土藏身
  用岁月积攒
  那一脸的温情和善意

 

梦中的宫殿

□ 杨红旗

  杏叶落
  枝杈间没有风,银杏叶落了一地
  树还站在那儿,整整齐齐
  木然又淡定,皮肤粗糙灰褐
  仿佛表示成熟和坚守。枝上的叶片
  稀稀落落,守着顶上的秋色
  一年的旧装就这样换下
  弃之风中。或依恋,或淡然
  地上的叶片一层层地叠加,再叠加
  如锦绣的纹彩,不忍踩上去
  艳羡那细软的触觉和窸窣的微响
  沿着那条陈旧的小路
  银杏呈现的是一种单纯的金黄
  四下里弥漫着柔和的暖色
  它的靓丽使附近的房屋和街道
  灰暗破落。它温和但不孤高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
  冬天来临之前,它收起羽毛
  不使培养一年的美受到损伤
  注目这零落的景象,不禁想起
  雁南飞,霜花白,芦花失色
  望断秋水,那遥远的冬,愈近愈远
  别张雷
  一个人的离去,像风缓缓吹走
  然后寂无音息。原以为活着很慢
  谁知每一天都在闪逝
  一切都来不及收理
  人间已是另外的样子
  春天即将来临
  我无法歌颂美好的事物
  就是鸟鸣花开,已少一人欣赏
  每一缕风,似乎都在低声呜咽
  我只能抬头去看向春的阳光
  去看细碎的花朵
  去捡拾温暖的事物
  却不能埋怨病苦。尘世之下
  病苦如菌,无处不在
  是生生世世永不分离的部分
  而对抗与适应,又使人生更富张力
  无限地扩大了生命的界域
  原以为会是尘埃
  但尘埃是看得见的
  最后又回归大地
  也许是青烟,淡淡地飘到不可知处
  我愿他是轻羽,是飞走的翅膀
  夜行记
  说着说着,我们就上了快速路
  黑夜沉重的谎言被灯光迅速推开
  两侧的小野花,摇曳多姿
  不时被照亮。它们活在黑暗中
  却比白天更富生机。它们的风情
  只有借着夜光,才看得彻底
  如同走出黑暗的女人
  她的声息,隐隐传来
  是枝上的芬芳。我们返回
  相爱的人,坐在河边私语
  仿佛害怕孤单,而拼命抵靠
  周遭静寂,夜就是为这些人准备的
  但夜不是伪装,是另一片天地
  照亮另一半时空
  甩手走在河岸上,若无其事的样子
  河水还是那样流,什么也没有
  春城
  春城的繁花,开在遥远的过去
  花瓣已落,此时正在下雨
  气温大幅下降,只想窝在被子里
  我多次匆匆路过的城市
  并没有给我温情。这两不相干的
  世界,阳光直接被没收,幸好我
  及时添置衣物,收理夏装
  云岭路上,暮秋的凉风吹不落黄叶
  车辆如断魂
  只有那些骑单车的年轻男女
  使我看到了温暖,他们如此姣好
  比天空给我更多信心。很多年前
  我们曾经在这种天气里相爱
  在阴冷的房间里旁听
  火车夜半的,嚓嚓声
  回忆起来,那个狭小的角落
  已经无法捕捉,像散落的零件
  早被从生活的影像里一把抹去
  从昆明到临沧,有无数重的云霞
  秋雨如钝刀,离人即悲客
  这种天气,适合幽居,闲坐,颓废
  人间事太繁芜,方知有闲的可贵
  窗外,天越来越低,擦着树枝下来
  原野
  原野上挤满了油菜花,挤满了
  蜂蝶的自适和骄傲
  挤满了春天飞扬的脸色
  尽管春天未到
  那又有什么关系
  它们是内心藏着缤纷梦想的事物
  一对新人,以油菜花的金黄为背景
  规划生活。新娘雪白的婚纱上
  沾染着油菜花吐洒的星点金子
  金子们闪着光
  她轻轻提拉着长裙的下摆
  羞涩仍是有的
  风却吹着凉凉的脚踝
  虽然路过的车辆
  和阳光不关心这些
  却丝毫不受影响
  昆虫们不知深浅
  一只蓝蝴蝶飞过花园
  碰碰这朵,嗅嗅那朵
  它舌尖发麻
  不是一只,是若干只
  这是蜂蝶的集市,只是每家店铺
  都出售相同的花粉和气味
  多年前,我种植油菜
  一季施三次肥,浇五六次水;隔十天
  喷打一次农药,清除杂草。由此知
  油菜花的金黄
  要慢慢变成黑色的籽粒
 

大三妹和她家小毛驴,李胤.JPG

大三妹和她家小毛驴 油画 李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