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乡愁与远方

刊发时间:2020年12月20日 A3版  作者:张燕燕

  大理到临沧的铁路,终于要通车了。我欢欣雀跃,一方是家乡,一方是远方,这两个让我牵肠挂肚的城市,终于要无缝连接了……
  看到大临铁路站点公布的新闻,我立马点开:大理至临沧共设11站。第一站,大理站(起点站),第二站大仓站(货运中间站),第三站巍山站(客运中间站),第四站南涧站(会让站),第五站若巴谷(会让站),第六站小湾东站(客运站),第七站茂兰站(会让站),第八站云县站(客货中间站),第九站头道水站(会让站),第十站丫口寨(会让站),第十一站临沧站(终点站)。大临铁路全线开通之后,乘火车从临沧到大理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昆明只需要三个多小时。
  我的第一愿望是,去巍山吃一碗耙肉饵丝,然后奔向我的诗与远方。大理于我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我与大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就读的大学在大理州那座风中的城市——下关,大理灵秀的山水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滋养了我的身体与灵魂。我的文学梦想就是在苍山脚下洱海之畔的红砖房中被唤醒,大学给予我的不仅仅是丰富的文学盛宴,还有师长们谆谆的教导和细致的帮助,以及同窗多年沉淀的友谊。大理给予我的不仅是这座城市的文化记忆,还有温暖的善意。2003年,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求学,背包被抢,身份证、学生证、学费全部被小偷收入囊中。车上的乘客陆陆续续下了车,那一刻,呆坐在夜班车上的我,孤独无依,头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临下车,一个好心的叔叔递给我100元钱,告诉我:“先拿去买点吃的吧。”我木讷地接过钱,甚至忘记说一声谢谢。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那个叔叔的姓名,甚至记不起他的模样,但那100元钱,像一缕阳光点亮了我的内心,对当时的我来说,不只是生存的希望,更是我对世界的希望,感谢他在我孤独无依的时候给了我温暖与希望。这段经历,没有让我厌弃这个陌生的城市,反而让我感谢这个城市,感谢它给予我真诚而又温暖的慰藉。我甚至将大理当作了我的第二故乡,毕业多年之后,我依然保持着每年去一次大理的频率。我一直觉得,去一个地方一次是旅游,而每年一次是深爱,源自于骨子里的款款深情。
  从前,到大理主要走公路,如遇节假日常常堵车。2013年去大理同学聚会,我们全家早早出发,一路风尘仆仆,到达下关已是华灯璀璨,历时7个多小时,说好的下午饭最后改成了宵夜。2018年,沧源佤山机场开通到大理的航线,我跃跃欲试,跨越30分钟的时空,便从沧源飞到了风花雪月的大理。可惜2019年8月,到大理的航线取消,庆幸的是我坐到了最后一班航班。直到2020年10月,沧源开通到丽江的航班,我辗转从三义机场乘出租车到鹤庆站乘火车再到大理。
  翻山越岭,跨越河流。我会一次次从临沧出发,到大理赴一场场与同学们的山海之约。火车开进临沧,我将用一张小小的火车票,连接起乡愁与远方。

返回
2021年02月25日  第8867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我的乡愁与远方

刊发时间:2020年12月20日 A3版  作者:张燕燕 【字体:大 中 小】

  大理到临沧的铁路,终于要通车了。我欢欣雀跃,一方是家乡,一方是远方,这两个让我牵肠挂肚的城市,终于要无缝连接了……
  看到大临铁路站点公布的新闻,我立马点开:大理至临沧共设11站。第一站,大理站(起点站),第二站大仓站(货运中间站),第三站巍山站(客运中间站),第四站南涧站(会让站),第五站若巴谷(会让站),第六站小湾东站(客运站),第七站茂兰站(会让站),第八站云县站(客货中间站),第九站头道水站(会让站),第十站丫口寨(会让站),第十一站临沧站(终点站)。大临铁路全线开通之后,乘火车从临沧到大理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昆明只需要三个多小时。
  我的第一愿望是,去巍山吃一碗耙肉饵丝,然后奔向我的诗与远方。大理于我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我与大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就读的大学在大理州那座风中的城市——下关,大理灵秀的山水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滋养了我的身体与灵魂。我的文学梦想就是在苍山脚下洱海之畔的红砖房中被唤醒,大学给予我的不仅仅是丰富的文学盛宴,还有师长们谆谆的教导和细致的帮助,以及同窗多年沉淀的友谊。大理给予我的不仅是这座城市的文化记忆,还有温暖的善意。2003年,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求学,背包被抢,身份证、学生证、学费全部被小偷收入囊中。车上的乘客陆陆续续下了车,那一刻,呆坐在夜班车上的我,孤独无依,头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临下车,一个好心的叔叔递给我100元钱,告诉我:“先拿去买点吃的吧。”我木讷地接过钱,甚至忘记说一声谢谢。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那个叔叔的姓名,甚至记不起他的模样,但那100元钱,像一缕阳光点亮了我的内心,对当时的我来说,不只是生存的希望,更是我对世界的希望,感谢他在我孤独无依的时候给了我温暖与希望。这段经历,没有让我厌弃这个陌生的城市,反而让我感谢这个城市,感谢它给予我真诚而又温暖的慰藉。我甚至将大理当作了我的第二故乡,毕业多年之后,我依然保持着每年去一次大理的频率。我一直觉得,去一个地方一次是旅游,而每年一次是深爱,源自于骨子里的款款深情。
  从前,到大理主要走公路,如遇节假日常常堵车。2013年去大理同学聚会,我们全家早早出发,一路风尘仆仆,到达下关已是华灯璀璨,历时7个多小时,说好的下午饭最后改成了宵夜。2018年,沧源佤山机场开通到大理的航线,我跃跃欲试,跨越30分钟的时空,便从沧源飞到了风花雪月的大理。可惜2019年8月,到大理的航线取消,庆幸的是我坐到了最后一班航班。直到2020年10月,沧源开通到丽江的航班,我辗转从三义机场乘出租车到鹤庆站乘火车再到大理。
  翻山越岭,跨越河流。我会一次次从临沧出发,到大理赴一场场与同学们的山海之约。火车开进临沧,我将用一张小小的火车票,连接起乡愁与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