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伸向远方

刊发时间:2020年12月20日 A3版  作者:丁世君

  临翔,群山温柔臂弯里的小城。
  小时候,同桌说他曾经好奇大山后面是什么,他费尽力气爬上高高的大山,却失望地发现大山的后面,还是一座一座高大而绵延的山。
  每一个小城里的人都在想象着山外的世界,有很多人顺着茅草丛里细线般的路走出去,渐渐地,在大山间的那条路就变成一条宽宽的带子,飘向我们一直好奇和憧憬的远方。
  那个远方,爷爷是骑着大马去的。爷爷是个马锅头,很多年前,他和马队一起,赶着骡马,把临沧的茶叶、盐巴一驮一驮带到缅甸的腊戌,然后再把缅甸的洋纱、糖之类的一驮一驮运回到临沧。在他们身后,是妻儿倚门而望的思念,是无数人对他们驮回来的货物的盼望,是渐渐成长的少年对那一条遥远神秘道路的向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清悠的铃声和奔波的马蹄声中,带着异域风情和临沧特色的商品络绎往来,一条飘着茶草香气的路在大山之中,蜿蜒着伸向远方。
  那个远方,父亲辗转更换了几次客车去过。作为一名人民教师,他走向远方是去求学,不断充实和提升自己,以更加丰富的学识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那时,通向远方的路,崎岖而漫长,父亲需要坐车到省城,再辗转坐车到四川,然后又坐车到师范学院学习。客车拥挤的车厢、拥挤的气息和漫长行程是他难忘的记忆。那个时候,很多人都不知道临沧,甚至把皮肤黝黑的父亲当做了少数民族。后来,父亲多次去了远方。那时他是和同事去旅游,乘坐客车到省城后,他第一次坐了火车,坐了飞机,他去了西双版纳、北京,旅途中他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在便利的交通条件下,旅途中的各种故事都让他难忘,而他给年幼的我讲述的故事,又让我增添了更多对远方的向往。不过,那个时候偶尔外出,多数是乘坐客车,颠簸的道路,漫长的旅途和车厢里复杂的气息,总是让我对远方充满向往而又畏惧的复杂情绪。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路通向更多的远方。客车还坐,道路已经变得平坦和宽阔,旅途更加轻松;时间紧急的时候,我选择坐飞机,迅速到达;有时候选择自驾,在略微的疲惫里奔向远方。无论哪种方式,都让我再一次认识远方,再一次憧憬出发。有一次乘坐火车从省城到大理,花朵、树木、静雅的白族姑娘在窗外一一掠过,夜晚在火车的声音中进入梦乡,醒来时候已经到达目的地。在风景中养目养心,然后达到远方,这是一段惬意的旅程,满足对行程的所有想象,到达我们梦想的远方。
  现在,我们将以另一种方式达到更远的远方。临沧的铁路即将通车,铁轨铺好,也铺开了更多人远方梦想。好朋友已经在计划,火车通车后开始一个美好的周末,打电话给家乡的叔叔杀好鸡,自己坐上火车到大理,彼时,鸡汤飘香,一切都是刚刚好。而我的父母,则在酝酿着在火车通车后,和老朋友们坐上火车去“逛世界”,赶个新鲜。我呢,就期待着越来越多的商品顺着铁路运进来,越来越多的本地特产能顺着铁路走出去。顺着这长长的铁轨,更多的人将会认识临沧、来到临沧,而更多的临沧人,能够顺着这条土地上的铁脊梁,去到他们梦想中的远方。
  路,伸向远方,让小城的每一个人都能顺着这路走进最美好的愿景中。

返回
2021年03月06日  第8867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路,伸向远方

刊发时间:2020年12月20日 A3版  作者:丁世君 【字体:大 中 小】

  临翔,群山温柔臂弯里的小城。
  小时候,同桌说他曾经好奇大山后面是什么,他费尽力气爬上高高的大山,却失望地发现大山的后面,还是一座一座高大而绵延的山。
  每一个小城里的人都在想象着山外的世界,有很多人顺着茅草丛里细线般的路走出去,渐渐地,在大山间的那条路就变成一条宽宽的带子,飘向我们一直好奇和憧憬的远方。
  那个远方,爷爷是骑着大马去的。爷爷是个马锅头,很多年前,他和马队一起,赶着骡马,把临沧的茶叶、盐巴一驮一驮带到缅甸的腊戌,然后再把缅甸的洋纱、糖之类的一驮一驮运回到临沧。在他们身后,是妻儿倚门而望的思念,是无数人对他们驮回来的货物的盼望,是渐渐成长的少年对那一条遥远神秘道路的向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清悠的铃声和奔波的马蹄声中,带着异域风情和临沧特色的商品络绎往来,一条飘着茶草香气的路在大山之中,蜿蜒着伸向远方。
  那个远方,父亲辗转更换了几次客车去过。作为一名人民教师,他走向远方是去求学,不断充实和提升自己,以更加丰富的学识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那时,通向远方的路,崎岖而漫长,父亲需要坐车到省城,再辗转坐车到四川,然后又坐车到师范学院学习。客车拥挤的车厢、拥挤的气息和漫长行程是他难忘的记忆。那个时候,很多人都不知道临沧,甚至把皮肤黝黑的父亲当做了少数民族。后来,父亲多次去了远方。那时他是和同事去旅游,乘坐客车到省城后,他第一次坐了火车,坐了飞机,他去了西双版纳、北京,旅途中他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在便利的交通条件下,旅途中的各种故事都让他难忘,而他给年幼的我讲述的故事,又让我增添了更多对远方的向往。不过,那个时候偶尔外出,多数是乘坐客车,颠簸的道路,漫长的旅途和车厢里复杂的气息,总是让我对远方充满向往而又畏惧的复杂情绪。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路通向更多的远方。客车还坐,道路已经变得平坦和宽阔,旅途更加轻松;时间紧急的时候,我选择坐飞机,迅速到达;有时候选择自驾,在略微的疲惫里奔向远方。无论哪种方式,都让我再一次认识远方,再一次憧憬出发。有一次乘坐火车从省城到大理,花朵、树木、静雅的白族姑娘在窗外一一掠过,夜晚在火车的声音中进入梦乡,醒来时候已经到达目的地。在风景中养目养心,然后达到远方,这是一段惬意的旅程,满足对行程的所有想象,到达我们梦想的远方。
  现在,我们将以另一种方式达到更远的远方。临沧的铁路即将通车,铁轨铺好,也铺开了更多人远方梦想。好朋友已经在计划,火车通车后开始一个美好的周末,打电话给家乡的叔叔杀好鸡,自己坐上火车到大理,彼时,鸡汤飘香,一切都是刚刚好。而我的父母,则在酝酿着在火车通车后,和老朋友们坐上火车去“逛世界”,赶个新鲜。我呢,就期待着越来越多的商品顺着铁路运进来,越来越多的本地特产能顺着铁路走出去。顺着这长长的铁轨,更多的人将会认识临沧、来到临沧,而更多的临沧人,能够顺着这条土地上的铁脊梁,去到他们梦想中的远方。
  路,伸向远方,让小城的每一个人都能顺着这路走进最美好的愿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