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楞的春节

刊发时间:2021年03月07日 A3版  作者:陈彩萍

  我的家乡位于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允楞村,父亲母亲都是扛锄头的庄稼人。脸朝黄土背朝天与泥土打了一辈子交道,勤劳的父母舍不得家里有地荒着。父亲在菜园里种上各类蔬菜,青菜长得绿茵茵,金灿灿的油菜花引来小蜜蜂采蜜蝴蝶蹁跹。让人情不自禁想吟诵宋代诗人杨万里描写农村早春风光的一首诗:“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菜园里还有西红柿、韭菜、草莓、萝卜、葱蒜、辣椒等长得郁郁葱葱水灵可口。春风吹来了满地的落叶也传达着春节的嘉讯。儿时,最盼望过年,盼压岁钱,盼满桌的美食,还有糯米粑粑,和父亲神秘庄重充满仪式感的祭祀。
  每年冬腊月父亲都要挂些腊肉和香肠准备过年吃。从农历腊月二十三起至年三十这段时间叫“扫尘日”,父亲带着我们姊妹几个扫尘,还给我们讲禅师对扫尘有两种不同的悟法:“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是渐悟;“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父亲总是这样用生活中的小事让我们感悟人生,打扫卫生也能悟出些人生道理。
  除夕这天天微微亮,鸡叫头遍,约凌晨五点钟父亲挑起一担子新鲜的蔬菜拿去集市卖,换些糖果肉食回家。过年,菜都要比平时的价格好些,父亲置好年货,诸如门神、香、春联、炮仗等满满一篮子挑回家。选春联时,父亲总是很仔细看春联的字和内容,通常厨房、卧室、客厅里贴的内容是不一样的。买好年货后父亲要尽早赶着回家。全家人要洗个澡,父亲母亲洗好澡后,烧好水,依次给我们几姊妹洗澡,母亲说洗好澡就会遇到好运气。我们很相信母亲的话,洗得特别认真。现在想想,那时缺衣少食的,父母希望孩子们吃得好些,邻里之间互相有个照应吧。
  儿童都是一样,有好吃好玩的日子就很期盼。如同期盼星星月亮一样盼过年,盼望着过年,刚过完年又盼望着过下一个年,盼着盼着,春风来了,吹红桃花,吹醒李花,吹绿小草,家里的炮仗花也红红火火开满院子。春风带来了年味,传递着回家的喜讯,吹来温暖和父母的爱。有父母在时,才有浓浓的年味,我们一般是在孟定陪着公公婆婆过完年三十和大年初一,初二才回娘家陪父母过春节。
  回家乡允楞过年,又勾起儿时满满的回忆。我家乡是一个傣族村落,这里有美丽的水库,蓝天白云三尖山倒影在水中,也映着我们儿时拿鱼摸虾的童趣。过年时水库的人要比以往多些,有吃烧烤的、吃凉虾冰粉、吃傣味各色小吃的,热闹非凡。除夕这天,父亲母亲都要早早起来,把糯米饭蒸好舂粑粑。母亲把准备好的苏子、芝麻炒好在石臼里舂好后,再把香喷喷的苏子和芝麻拌好放在簸箕里,然后把刚从甑子里盛出来的糯米饭放在石臼,父亲把木棒头高高举起来用力舂下去,不大一会就把糯米饭舂成软糯的粑粑,母亲把舂好的糯米粑粑团成团,两面都沾上芝麻和苏子,趁热咬上一口,软糯香甜,那味道,绝了。现在想起觉得口齿之间还留着那香味。
  每年春节,小孩子眼巴巴地盼着新鞋新衣、水果糖,还有用细棍子栓一颗线吊着圆米花球的米花糖,米花有红白相间、黄白相间或蓝绿相间的,吃一口香脆的米花满嘴跑甜到心里去。父亲还会买回点老饼干,酥脆的饼干让我至今想起来馋得口水直流。
  晚饭前,父母把满桌鸡、鱼、肉 、白菜、茴香、香肠等菜肴摆上八仙桌后,把香火点好。祭祀也是儿时最期盼的,期盼满桌的佳肴和父亲的虔诚。
  大年初一,吃饺子和头天的剩菜,预示着年年有余。凌晨五点多钟,村里的小男孩就来拜年,边放炮仗边喊:“拜年喽!拜年喽!”。
  春节期间,傣族男女青年相约后聚在路旁大青树下,水库边小河边,坡脚丛林间,互相抛掷花包。花包约5寸见方,四角缀有五彩飘带,内装糠、木棉或攀枝花及少许沙子。对手是相约的男女青年,接不住包认输,输者须将礼物送对方。只见那个年轻英俊的少年把五彩花包丢到心爱女孩手里,女孩脸上飞起两朵红云,又把花包丢回给男孩。如果男孩中意她会故意闪开接不到她的花包,男孩输了把钱塞在花包里丢给女孩,就在一颦一笑间,一来一去里,爱情系在花包里,荡漾在青年男女心里。女孩若中意他,晚上和男孩约会时把红包退回给男孩,在清风明月下,在徐徐晚风中互诉相思。
  村里节目精彩纷呈,打陀螺,傣语称“朵旱”,是傣族群众喜爱的体育娱乐项目之一。每年春节,寨子里都进行打陀螺比赛,老幼均可参加,根据不同年龄,邀约对手较量。孩童纷纷跑到现场呐喊助威,为选手喝彩。也有青年恋人相约荡秋千,小卜少轻盈婀娜的身姿和男孩潇洒的飞影在风中,一阵阵清香迎面吹来。男孩唱道:“阿哥阿妹荡秋千,荡来荡去荡到天空里,好像燕子云里追,阿哥阿妹在一起”。傣族青年的春节写满爱情故事,一对对青梅竹马在春天里私定终身。
  爆竹声声辞旧岁,在一年又一年的春节里,父母渐渐老去,盼望着回家陪父母过春节,盼望着带爱人带孩子回家过年,父母在,春节的年味更浓。

返回
2021年04月23日  第8940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允楞的春节

刊发时间:2021年03月07日 A3版  作者:陈彩萍 【字体:大 中 小】

  我的家乡位于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允楞村,父亲母亲都是扛锄头的庄稼人。脸朝黄土背朝天与泥土打了一辈子交道,勤劳的父母舍不得家里有地荒着。父亲在菜园里种上各类蔬菜,青菜长得绿茵茵,金灿灿的油菜花引来小蜜蜂采蜜蝴蝶蹁跹。让人情不自禁想吟诵宋代诗人杨万里描写农村早春风光的一首诗:“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菜园里还有西红柿、韭菜、草莓、萝卜、葱蒜、辣椒等长得郁郁葱葱水灵可口。春风吹来了满地的落叶也传达着春节的嘉讯。儿时,最盼望过年,盼压岁钱,盼满桌的美食,还有糯米粑粑,和父亲神秘庄重充满仪式感的祭祀。
  每年冬腊月父亲都要挂些腊肉和香肠准备过年吃。从农历腊月二十三起至年三十这段时间叫“扫尘日”,父亲带着我们姊妹几个扫尘,还给我们讲禅师对扫尘有两种不同的悟法:“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是渐悟;“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父亲总是这样用生活中的小事让我们感悟人生,打扫卫生也能悟出些人生道理。
  除夕这天天微微亮,鸡叫头遍,约凌晨五点钟父亲挑起一担子新鲜的蔬菜拿去集市卖,换些糖果肉食回家。过年,菜都要比平时的价格好些,父亲置好年货,诸如门神、香、春联、炮仗等满满一篮子挑回家。选春联时,父亲总是很仔细看春联的字和内容,通常厨房、卧室、客厅里贴的内容是不一样的。买好年货后父亲要尽早赶着回家。全家人要洗个澡,父亲母亲洗好澡后,烧好水,依次给我们几姊妹洗澡,母亲说洗好澡就会遇到好运气。我们很相信母亲的话,洗得特别认真。现在想想,那时缺衣少食的,父母希望孩子们吃得好些,邻里之间互相有个照应吧。
  儿童都是一样,有好吃好玩的日子就很期盼。如同期盼星星月亮一样盼过年,盼望着过年,刚过完年又盼望着过下一个年,盼着盼着,春风来了,吹红桃花,吹醒李花,吹绿小草,家里的炮仗花也红红火火开满院子。春风带来了年味,传递着回家的喜讯,吹来温暖和父母的爱。有父母在时,才有浓浓的年味,我们一般是在孟定陪着公公婆婆过完年三十和大年初一,初二才回娘家陪父母过春节。
  回家乡允楞过年,又勾起儿时满满的回忆。我家乡是一个傣族村落,这里有美丽的水库,蓝天白云三尖山倒影在水中,也映着我们儿时拿鱼摸虾的童趣。过年时水库的人要比以往多些,有吃烧烤的、吃凉虾冰粉、吃傣味各色小吃的,热闹非凡。除夕这天,父亲母亲都要早早起来,把糯米饭蒸好舂粑粑。母亲把准备好的苏子、芝麻炒好在石臼里舂好后,再把香喷喷的苏子和芝麻拌好放在簸箕里,然后把刚从甑子里盛出来的糯米饭放在石臼,父亲把木棒头高高举起来用力舂下去,不大一会就把糯米饭舂成软糯的粑粑,母亲把舂好的糯米粑粑团成团,两面都沾上芝麻和苏子,趁热咬上一口,软糯香甜,那味道,绝了。现在想起觉得口齿之间还留着那香味。
  每年春节,小孩子眼巴巴地盼着新鞋新衣、水果糖,还有用细棍子栓一颗线吊着圆米花球的米花糖,米花有红白相间、黄白相间或蓝绿相间的,吃一口香脆的米花满嘴跑甜到心里去。父亲还会买回点老饼干,酥脆的饼干让我至今想起来馋得口水直流。
  晚饭前,父母把满桌鸡、鱼、肉 、白菜、茴香、香肠等菜肴摆上八仙桌后,把香火点好。祭祀也是儿时最期盼的,期盼满桌的佳肴和父亲的虔诚。
  大年初一,吃饺子和头天的剩菜,预示着年年有余。凌晨五点多钟,村里的小男孩就来拜年,边放炮仗边喊:“拜年喽!拜年喽!”。
  春节期间,傣族男女青年相约后聚在路旁大青树下,水库边小河边,坡脚丛林间,互相抛掷花包。花包约5寸见方,四角缀有五彩飘带,内装糠、木棉或攀枝花及少许沙子。对手是相约的男女青年,接不住包认输,输者须将礼物送对方。只见那个年轻英俊的少年把五彩花包丢到心爱女孩手里,女孩脸上飞起两朵红云,又把花包丢回给男孩。如果男孩中意她会故意闪开接不到她的花包,男孩输了把钱塞在花包里丢给女孩,就在一颦一笑间,一来一去里,爱情系在花包里,荡漾在青年男女心里。女孩若中意他,晚上和男孩约会时把红包退回给男孩,在清风明月下,在徐徐晚风中互诉相思。
  村里节目精彩纷呈,打陀螺,傣语称“朵旱”,是傣族群众喜爱的体育娱乐项目之一。每年春节,寨子里都进行打陀螺比赛,老幼均可参加,根据不同年龄,邀约对手较量。孩童纷纷跑到现场呐喊助威,为选手喝彩。也有青年恋人相约荡秋千,小卜少轻盈婀娜的身姿和男孩潇洒的飞影在风中,一阵阵清香迎面吹来。男孩唱道:“阿哥阿妹荡秋千,荡来荡去荡到天空里,好像燕子云里追,阿哥阿妹在一起”。傣族青年的春节写满爱情故事,一对对青梅竹马在春天里私定终身。
  爆竹声声辞旧岁,在一年又一年的春节里,父母渐渐老去,盼望着回家陪父母过春节,盼望着带爱人带孩子回家过年,父母在,春节的年味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