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自己温暖战友的英烈父子

——追记扎根边疆为国戍边英勇献身的张从顺张子权
刊发时间:2021年04月05日 A1版  作者:

  “老张,真是个好人!”1994年临沧市镇康县公安局军弄派出所原所长张从顺牺牲后,同事和当地群众给予他这样的评价。10多年后,他的小儿子张子权接过接力棒,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我年轻,能承担就多承担一点”,这是张子权时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这对热心父子一脉相承,无论身在什么岗位,总是把战友当亲人。
  张从顺常说:“公安工作出生入死,任务艰巨,干警之间应该十分珍惜同志情、战友谊。”在军弄派出所,干警们相处亲密无间,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所长张从顺对待同志“严师慈父”般的关爱。为了看望生病的战友,张从顺曾徒步20多公里赶到县城医院。所里无论调出调入的同志,身为所长的张从顺总是亲自把他们接到家,过问每个生活细节,同锅吃饭、同盆洗衣、同一个抽屉装零花钱。
  “刚到所里的第一个月,老所长把他半个月的工资给了我,我平日里吃住都在他家里。”新来的民警鲁玉军报到后,因工资关系转接问题,过了一个月还没有领到工资。张从顺拿出自己的一半月薪,硬塞给小鲁。镇康县公安局的同志下乡到军弄,大多在张从顺家里吃饭,而每次把饭钱给他,总是被张从顺生气地退回……老张待人热情真诚,不计得失,大家在军弄派出所工作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温暖。在老张的带领下,全所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争挑重任,各项工作名列前茅。
  “子权的身上总能看见他爹的影子,热心肠,事情抢着干,宁可自己受苦也不愿意看身边的战友受苦,父子俩都把单位当家了。”老杨是张从顺的战友,也是看着张子权长大的叔辈。“子权很少用语言表达对战友的热情,他的行动却表达了一切。这些年他帮了我很多,他走了我接受不了……”张子权的同事张佳虎说着说着就红了眼。
  2019年,在凤庆县参与侦办涉黑专案的民警中,有4人来自外地——临沧市公安局的张子权和骆贵华,还有来自云县公安局的吴良远和杨宵。骆贵华的妻子经常出差,他的孩子正在上小学五年级,孩子上下学接送、辅导作业等问题成了骆贵华最牵挂的事。这一切都被张子权看在了眼里,于是,只要每次有回临沧市里开展工作的机会,他都会主动让给骆贵华,而自己却只能通过视频与2岁的女儿见面。
  吴良远的女儿2020年7月参加高考,正值涉黑案件移诉的关键时期,专案组没日没夜开展工作。看着吴良远整天忧心忡忡,张子权贴心地说:“吴哥,女儿高考是大事,你就回去陪女儿两个晚上吧,你的工作我来替你做。”接下来的两天里,他接替吴良远的工作,通宵达旦完成了上百页移诉意见书的制作。
  “子权总是冲在最前面,把危险留给自己。”张佳虎说。一次,他们在办理一起案件时,嫌疑人患有肺结核,住在医院传染科。张子权冒着被传染的风险,独自在传染科蹲守数日,摸清嫌疑人的主要情况,为案件侦破打下了基础。
  张子权特别节俭,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家里用的是一万多元钱买的二手车,租房时买的两个塑料凳子至今还在使用,但他对同事和朋友却非常慷慨。单位里一些从农村来的辅警队员工资不高,遇到困难总爱向张子权求助,张子权总是有求必应,两三百元、三五百元地往外掏,有就还,没有也不提。
  张从顺、张子权父子对待战友永远如春天般温暖,而大家也视他们如亲人一样,充满挂念和不舍。1994年,张从顺的遗体送别仪式举行,人们纷纷赶来镇康县见他最后一面。26年后,36岁的张子权突发疾病牺牲在办案途中,在他的告别仪式上,更是苍天垂泪、万人悲痛,许多乡亲坐着长途大巴车赶了五六个小时的路,就为送他最后一程。
  云南日报记者  陈晓波
  原载《云南日报》2021年04月04日01版

返回
2021年05月07日  第8969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点燃自己温暖战友的英烈父子

——追记扎根边疆为国戍边英勇献身的张从顺张子权

刊发时间:2021年04月05日 A1版  作者: 【字体:大 中 小】

  “老张,真是个好人!”1994年临沧市镇康县公安局军弄派出所原所长张从顺牺牲后,同事和当地群众给予他这样的评价。10多年后,他的小儿子张子权接过接力棒,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我年轻,能承担就多承担一点”,这是张子权时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这对热心父子一脉相承,无论身在什么岗位,总是把战友当亲人。
  张从顺常说:“公安工作出生入死,任务艰巨,干警之间应该十分珍惜同志情、战友谊。”在军弄派出所,干警们相处亲密无间,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所长张从顺对待同志“严师慈父”般的关爱。为了看望生病的战友,张从顺曾徒步20多公里赶到县城医院。所里无论调出调入的同志,身为所长的张从顺总是亲自把他们接到家,过问每个生活细节,同锅吃饭、同盆洗衣、同一个抽屉装零花钱。
  “刚到所里的第一个月,老所长把他半个月的工资给了我,我平日里吃住都在他家里。”新来的民警鲁玉军报到后,因工资关系转接问题,过了一个月还没有领到工资。张从顺拿出自己的一半月薪,硬塞给小鲁。镇康县公安局的同志下乡到军弄,大多在张从顺家里吃饭,而每次把饭钱给他,总是被张从顺生气地退回……老张待人热情真诚,不计得失,大家在军弄派出所工作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温暖。在老张的带领下,全所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争挑重任,各项工作名列前茅。
  “子权的身上总能看见他爹的影子,热心肠,事情抢着干,宁可自己受苦也不愿意看身边的战友受苦,父子俩都把单位当家了。”老杨是张从顺的战友,也是看着张子权长大的叔辈。“子权很少用语言表达对战友的热情,他的行动却表达了一切。这些年他帮了我很多,他走了我接受不了……”张子权的同事张佳虎说着说着就红了眼。
  2019年,在凤庆县参与侦办涉黑专案的民警中,有4人来自外地——临沧市公安局的张子权和骆贵华,还有来自云县公安局的吴良远和杨宵。骆贵华的妻子经常出差,他的孩子正在上小学五年级,孩子上下学接送、辅导作业等问题成了骆贵华最牵挂的事。这一切都被张子权看在了眼里,于是,只要每次有回临沧市里开展工作的机会,他都会主动让给骆贵华,而自己却只能通过视频与2岁的女儿见面。
  吴良远的女儿2020年7月参加高考,正值涉黑案件移诉的关键时期,专案组没日没夜开展工作。看着吴良远整天忧心忡忡,张子权贴心地说:“吴哥,女儿高考是大事,你就回去陪女儿两个晚上吧,你的工作我来替你做。”接下来的两天里,他接替吴良远的工作,通宵达旦完成了上百页移诉意见书的制作。
  “子权总是冲在最前面,把危险留给自己。”张佳虎说。一次,他们在办理一起案件时,嫌疑人患有肺结核,住在医院传染科。张子权冒着被传染的风险,独自在传染科蹲守数日,摸清嫌疑人的主要情况,为案件侦破打下了基础。
  张子权特别节俭,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家里用的是一万多元钱买的二手车,租房时买的两个塑料凳子至今还在使用,但他对同事和朋友却非常慷慨。单位里一些从农村来的辅警队员工资不高,遇到困难总爱向张子权求助,张子权总是有求必应,两三百元、三五百元地往外掏,有就还,没有也不提。
  张从顺、张子权父子对待战友永远如春天般温暖,而大家也视他们如亲人一样,充满挂念和不舍。1994年,张从顺的遗体送别仪式举行,人们纷纷赶来镇康县见他最后一面。26年后,36岁的张子权突发疾病牺牲在办案途中,在他的告别仪式上,更是苍天垂泪、万人悲痛,许多乡亲坐着长途大巴车赶了五六个小时的路,就为送他最后一程。
  云南日报记者  陈晓波
  原载《云南日报》2021年04月04日0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