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包容性发展促贸易投资新合作

——专家为创造APEC包容性未来建言
刊发时间:2021年05月16日 A2版  作者:

  新华社天津5月15日电 (记者 于佳欣 宋瑞 栗雅婷) 实现包容和可持续发展是亚太经合组织(APEC)成立伊始的重要目标,30余年来取得显著成效。面对新环境,包容性发展将走向何处?如何通过新的贸易和投资政策创造包容性未来?14日在天津举办的APEC包容性贸易投资研讨会上,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分享了他们的观点。
  近年来,APEC很多优先议题都体现了包容发展理念。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亚太包容性发展面临新挑战。新时期,包容性发展呈现出怎样的新趋势?
  韩国国际经济政策研究所国际贸易部高级研究员、韩国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PECC)副会长郑哲说,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叠加数字技术进一步发展,让“赢者通吃”的竞争进一步加剧,就业、收入、不同企业之间的差距会进一步拉大。
  “APEC成员经济体应加强合作,共同应对疫情和贸易保护主义带来的挑战,特别是在数字经济领域推出包容性政策,努力缩小‘数字鸿沟’。”他说。
  在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盛斌看来,未来包容性发展应更注重“以人为中心”的贸易和投资政策,即提高经济增长的平等性和包容性,避免能源过度消耗和环境污染,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生产要素流通和人文交流等。
  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全球化和发展战略司经济事务官员王大为说,疫情冲击、不平等加剧、气候变化、数字化快速发展等给国际贸易体系带来结构性挑战,这些都表明改革势在必行。“改革应体现公平性、包容性和可持续发展,能够求同存异,为结构性转型提供政策空间。”
  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主任刘晨阳说,未来推进APEC包容性增长要从两方面考虑,一是发达成员和发展中成员之间如何更好寻求利益结合点,二是APEC成员内部,如何让妇女、贫困人口和中小企业在新环境下更好地参与经济活动。
  “后疫情时期,应进一步发挥政府在数字经济中的作用,更好推进经济一体化和包容性增长。”新加坡公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陈企业说。他认为,要将数据视为宝贵资产,建立强大数字技术处理能力,特别是数据分析和网络安全技术。
  根据《2040年亚太经合组织布特拉加亚愿景》,APEC将加强贸易和投资合作,确保亚太地区继续保持世界范围内最具增长活力和紧密联结的区域经济体。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认为,APEC除了要继续高举多边主义旗帜,加速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外,还应保持市场开放,加强成员间贸易投资政策协调,并大力推动数字经济建设,打造包容性发展新动能。
  APEC秘书处执行主任丽贝卡·玛利亚说,这些年来,亚太经合组织地区极端贫困人口减少了约90%。她认为,包容性贸易投资可以消除经济发展的结构性障碍。
  “国际合作是我们未来成功的关键,这也是APEC工作的重要性所在。APEC最大优势在于分享最佳实践、检验最新想法,在政策支持下促进各方在商业领域更好合作。”玛利亚说,要在贸易和投资政策与公共政策之间寻求平衡,让投资便利化措施更好鼓励投资,并确保性别平等。

返回
2021年06月24日  第9007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以包容性发展促贸易投资新合作

——专家为创造APEC包容性未来建言

刊发时间:2021年05月16日 A2版  作者: 【字体:大 中 小】

  新华社天津5月15日电 (记者 于佳欣 宋瑞 栗雅婷) 实现包容和可持续发展是亚太经合组织(APEC)成立伊始的重要目标,30余年来取得显著成效。面对新环境,包容性发展将走向何处?如何通过新的贸易和投资政策创造包容性未来?14日在天津举办的APEC包容性贸易投资研讨会上,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分享了他们的观点。
  近年来,APEC很多优先议题都体现了包容发展理念。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亚太包容性发展面临新挑战。新时期,包容性发展呈现出怎样的新趋势?
  韩国国际经济政策研究所国际贸易部高级研究员、韩国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PECC)副会长郑哲说,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叠加数字技术进一步发展,让“赢者通吃”的竞争进一步加剧,就业、收入、不同企业之间的差距会进一步拉大。
  “APEC成员经济体应加强合作,共同应对疫情和贸易保护主义带来的挑战,特别是在数字经济领域推出包容性政策,努力缩小‘数字鸿沟’。”他说。
  在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盛斌看来,未来包容性发展应更注重“以人为中心”的贸易和投资政策,即提高经济增长的平等性和包容性,避免能源过度消耗和环境污染,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生产要素流通和人文交流等。
  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全球化和发展战略司经济事务官员王大为说,疫情冲击、不平等加剧、气候变化、数字化快速发展等给国际贸易体系带来结构性挑战,这些都表明改革势在必行。“改革应体现公平性、包容性和可持续发展,能够求同存异,为结构性转型提供政策空间。”
  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主任刘晨阳说,未来推进APEC包容性增长要从两方面考虑,一是发达成员和发展中成员之间如何更好寻求利益结合点,二是APEC成员内部,如何让妇女、贫困人口和中小企业在新环境下更好地参与经济活动。
  “后疫情时期,应进一步发挥政府在数字经济中的作用,更好推进经济一体化和包容性增长。”新加坡公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陈企业说。他认为,要将数据视为宝贵资产,建立强大数字技术处理能力,特别是数据分析和网络安全技术。
  根据《2040年亚太经合组织布特拉加亚愿景》,APEC将加强贸易和投资合作,确保亚太地区继续保持世界范围内最具增长活力和紧密联结的区域经济体。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认为,APEC除了要继续高举多边主义旗帜,加速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外,还应保持市场开放,加强成员间贸易投资政策协调,并大力推动数字经济建设,打造包容性发展新动能。
  APEC秘书处执行主任丽贝卡·玛利亚说,这些年来,亚太经合组织地区极端贫困人口减少了约90%。她认为,包容性贸易投资可以消除经济发展的结构性障碍。
  “国际合作是我们未来成功的关键,这也是APEC工作的重要性所在。APEC最大优势在于分享最佳实践、检验最新想法,在政策支持下促进各方在商业领域更好合作。”玛利亚说,要在贸易和投资政策与公共政策之间寻求平衡,让投资便利化措施更好鼓励投资,并确保性别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