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家的核桃树

刊发时间:2021年05月30日 A3版  作者:邹永发

  姥姥离世已有20多个年头了,我常常想起她,很多次梦见姥姥慈祥的笑容,却从没有写过半点有关姥姥的文字。在我的印象中,姥姥身材瘦小,裹着一双小脚,别看她弱小,却托起家里的一片天。姥爷在离家百里的外地做事,很少回家,家里家外,全靠小脚的姥姥一手操持。小时候,我经常住在姥姥家。姥姥家的院子里曾经有一棵高大的核桃树。说起它,有无数令我终生难忘的往事。
  姥姥出生于民国时期,信奉宗教,虽然斋月在家专心礼拜,而一旦清真寺过开斋节,她都会与村里的老太太们一起,前去烧香祈祷,祈求平安。一次返回途中,走到半山腰,姥姥发现了一棵像小拇指一样粗的核桃树苗,于是带回了家。
  回到家里,姥姥叫小舅帮忙,在夏房北边墙角栽了下去。少不更事的小舅遇到内急,就不管不顾地在小树根小便。不几天,树叶枯黄,一副快要死去的样子。姥姥发现后,心疼得不得了,又是松土又是浇水。说来也怪,那棵小树苗竟奇迹般地活了过来。到我记事的时候,已经长得像我的胳膊一样粗。每年冬天,姥姥就从鸡窝里掏些鸡粪,埋在树根旁边,盖上土浇上水,站在树前,喃喃自语。
  “快点长啊,我孙子长大了娶媳妇还指望着用你打家具呢!”
  “姥姥,你说啥呢?”我满腹狐疑地问道。
  “没说啥,出去玩去!”
  眨眼间,几年过去了。每逢春天来临,核桃树的枝条上都会冒出繁茂的嫩叶。微风吹过,一股浓郁的芳香在院子里弥漫开来,直扑入鼻,沁人心扉。不知不觉又是几年过去了,核桃树长得高过了屋脊,每年暑假我都坐在树荫下看书、写作业,姥姥坐在旁边,做针线活。那时没有玩具,我不高兴的时候,姥姥就剪下一段核桃树条子,三捏两捏变魔术般一会儿便捏成个哨子,我吹着哨子蹦蹦跳跳地在姥姥跟前,嘹亮的哨子吹得姥姥青丝变白发,把我从懵懂小孩吹成青春少年。那时,家里经济困难,每学期开学交纳的学杂费,就是依靠出卖成熟的核桃来解决的。核桃果仁陪伴我们兄妹几个度过了艰苦的求学时光。后来外出求学,离开了姥姥,再后来,姥姥悄悄地去了遥远的地方。她那裹着小脚,笑呵呵地采摘核桃的样子一直留存在我记忆深处。
  等到表弟结婚的时候,姥爷径直到市场买了些木板,给表弟打了家具,谁也没有提及用核桃树打家具的事情。直到我师专毕业那年,表弟分房另住,姥爷只是砍了后院一颗榆树,请了木匠老板给他做了一副木门。
  后来我结了婚,有了女儿,那棵核桃树还好好地耸立在院子里。可惜姥姥没能见证我的婚礼,也没能看到她小重孙女乖巧漂亮的模样。每当我听到核桃树树叶随风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就感觉那是姥姥爽朗的笑声。
  由于门房是土木结构的瓦房,年代久远,外面墙皮脱落,里面烟熏火燎,实在是有碍观瞻。加之房瓦破损,每逢雨季就时不时地漏雨。无奈,由于经济紧张无力翻修,姥爷就买了油毡铺在屋面上。后来村里盖新楼房的多了,姥爷便也有了建盖新房的想法。在放线挑地基的时候,核桃树阻止了我们的脚步。大家都舍不得动它,就有意缩短了屋深,还拆掉了紧挨着的一间夏房,给核桃树留足了生长空间。
  楼房竣工的那年春节,我请了学校书法老师泼墨挥毫,写下满园春光的条幅,贴在核桃树树干上,给姥姥家里增添了无限喜气。住进宽敞明亮的楼房,极大地改善了住房环境,更令人欣喜的是,站在二楼楼顶可以轻松摘到成熟的核桃果实,随时都能吃上核桃炒牛肉、核桃汁、核桃糖等美食,街坊邻居、亲朋好友有时前来讨要核桃,父亲都会上楼顶攀摘,慷慨赠予。
  父亲去世后,核桃树像家人一样,无论春夏秋冬,在空荡荡院子里,默默陪伴着孤单的母亲,过了一年又一年,不觉间已是十多年过去了。核桃树依旧茂盛无比,根系发达。四下里蔓延的树根撑破了院子里的砖地,也撑破了临近的房檐台。母亲担心它威胁到房屋的安全,几次催促我叫人砍了它,我总是舍不得,以各种借口一拖再拖。看到破裂严重的房檐台,最终还是忍痛割爱,叫人砍了,贱卖给了沿街收树的商贩。尽管砍了核桃树,但它的树根一直留在院子里,与姥姥和父亲一样,成为我永远的回忆。
  核桃树和清香的核桃仁,寄托着绵绵不尽的乡情,是永不褪色的记忆。

返回
2021年07月25日  第9021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姥姥家的核桃树

刊发时间:2021年05月30日 A3版  作者:邹永发 【字体:大 中 小】

  姥姥离世已有20多个年头了,我常常想起她,很多次梦见姥姥慈祥的笑容,却从没有写过半点有关姥姥的文字。在我的印象中,姥姥身材瘦小,裹着一双小脚,别看她弱小,却托起家里的一片天。姥爷在离家百里的外地做事,很少回家,家里家外,全靠小脚的姥姥一手操持。小时候,我经常住在姥姥家。姥姥家的院子里曾经有一棵高大的核桃树。说起它,有无数令我终生难忘的往事。
  姥姥出生于民国时期,信奉宗教,虽然斋月在家专心礼拜,而一旦清真寺过开斋节,她都会与村里的老太太们一起,前去烧香祈祷,祈求平安。一次返回途中,走到半山腰,姥姥发现了一棵像小拇指一样粗的核桃树苗,于是带回了家。
  回到家里,姥姥叫小舅帮忙,在夏房北边墙角栽了下去。少不更事的小舅遇到内急,就不管不顾地在小树根小便。不几天,树叶枯黄,一副快要死去的样子。姥姥发现后,心疼得不得了,又是松土又是浇水。说来也怪,那棵小树苗竟奇迹般地活了过来。到我记事的时候,已经长得像我的胳膊一样粗。每年冬天,姥姥就从鸡窝里掏些鸡粪,埋在树根旁边,盖上土浇上水,站在树前,喃喃自语。
  “快点长啊,我孙子长大了娶媳妇还指望着用你打家具呢!”
  “姥姥,你说啥呢?”我满腹狐疑地问道。
  “没说啥,出去玩去!”
  眨眼间,几年过去了。每逢春天来临,核桃树的枝条上都会冒出繁茂的嫩叶。微风吹过,一股浓郁的芳香在院子里弥漫开来,直扑入鼻,沁人心扉。不知不觉又是几年过去了,核桃树长得高过了屋脊,每年暑假我都坐在树荫下看书、写作业,姥姥坐在旁边,做针线活。那时没有玩具,我不高兴的时候,姥姥就剪下一段核桃树条子,三捏两捏变魔术般一会儿便捏成个哨子,我吹着哨子蹦蹦跳跳地在姥姥跟前,嘹亮的哨子吹得姥姥青丝变白发,把我从懵懂小孩吹成青春少年。那时,家里经济困难,每学期开学交纳的学杂费,就是依靠出卖成熟的核桃来解决的。核桃果仁陪伴我们兄妹几个度过了艰苦的求学时光。后来外出求学,离开了姥姥,再后来,姥姥悄悄地去了遥远的地方。她那裹着小脚,笑呵呵地采摘核桃的样子一直留存在我记忆深处。
  等到表弟结婚的时候,姥爷径直到市场买了些木板,给表弟打了家具,谁也没有提及用核桃树打家具的事情。直到我师专毕业那年,表弟分房另住,姥爷只是砍了后院一颗榆树,请了木匠老板给他做了一副木门。
  后来我结了婚,有了女儿,那棵核桃树还好好地耸立在院子里。可惜姥姥没能见证我的婚礼,也没能看到她小重孙女乖巧漂亮的模样。每当我听到核桃树树叶随风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就感觉那是姥姥爽朗的笑声。
  由于门房是土木结构的瓦房,年代久远,外面墙皮脱落,里面烟熏火燎,实在是有碍观瞻。加之房瓦破损,每逢雨季就时不时地漏雨。无奈,由于经济紧张无力翻修,姥爷就买了油毡铺在屋面上。后来村里盖新楼房的多了,姥爷便也有了建盖新房的想法。在放线挑地基的时候,核桃树阻止了我们的脚步。大家都舍不得动它,就有意缩短了屋深,还拆掉了紧挨着的一间夏房,给核桃树留足了生长空间。
  楼房竣工的那年春节,我请了学校书法老师泼墨挥毫,写下满园春光的条幅,贴在核桃树树干上,给姥姥家里增添了无限喜气。住进宽敞明亮的楼房,极大地改善了住房环境,更令人欣喜的是,站在二楼楼顶可以轻松摘到成熟的核桃果实,随时都能吃上核桃炒牛肉、核桃汁、核桃糖等美食,街坊邻居、亲朋好友有时前来讨要核桃,父亲都会上楼顶攀摘,慷慨赠予。
  父亲去世后,核桃树像家人一样,无论春夏秋冬,在空荡荡院子里,默默陪伴着孤单的母亲,过了一年又一年,不觉间已是十多年过去了。核桃树依旧茂盛无比,根系发达。四下里蔓延的树根撑破了院子里的砖地,也撑破了临近的房檐台。母亲担心它威胁到房屋的安全,几次催促我叫人砍了它,我总是舍不得,以各种借口一拖再拖。看到破裂严重的房檐台,最终还是忍痛割爱,叫人砍了,贱卖给了沿街收树的商贩。尽管砍了核桃树,但它的树根一直留在院子里,与姥姥和父亲一样,成为我永远的回忆。
  核桃树和清香的核桃仁,寄托着绵绵不尽的乡情,是永不褪色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