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浅书

刊发时间:2021年05月30日 A3版  作者:高宏慧

  执念
  山长,水阔。
  又是,天涯漂泊。
  素笺上一笔婉约,便圈定了今生的风月。
  无暇顾及,途中沉浮跌宕。
  无意理会,身旁的春繁和秋瑟。
  纵使那场花开,蓄谋已久,也绝不会误入其阵。
  独饮清欢,独对风霜。
  流年无言,岁岁飞逝。那人,依旧涉水隔岸。
  莫道,烟火易暗,相思易老。
  旧时光里,细碎的牵绊,暗消了一路悲凉。
  无须再提,那年三月,花开满坡。
  他半生的流离,是我颠沛的红尘。
  只想,修成静水澄明的模样,与他牵手,任岁月汹涌扑面。


  流年
  白梅从枝头兀自飘落,停留的日子,不过短短一季。
  一盏茶,由滚热到渐凉,用了半生,却仿佛只是抬眼相顾的刹那。
  几卷风,在光阴的流转中进进出出,似曾相识。
  舟闲,水静,岸草疯长。
  终日凝眸,也留不住半眼明媚。
  盛衰,更替,万物各自安命。
  有一些送别,本为缘尽。
  有一些相遇,本为缘起。
  只是,聚散之间,山水已万里。
  一路走,一路失。世间芳菲,已成隔岸烟火。
  白云苍狗,又何须凭栏久。
  若现世安稳,如此,便好。


  岁寒
  攒眉千度,不敌冷漠一剑。
  飞赴的姿势,在半步之外,骤然僵住。
  深情,不断出逃。风雨几度,不愿东逝的流水,也决然离了岸。
  用尽所有来爱,也只换得一个虚幻的背影
  追随的目光,折戟沉沙。再不探寻,手心里的温热是否还留有几分暖意。
  锦色,纷飞凋敝。
  灵透如你,竟假装看不到那一场恣意的绽放。
  琴瑟不调,又何须弄弦!
  他年,你若转身,我将示以缄默。
  你之所见,终将如你所愿。


  伤逝
  其实,一直知道,终有曲终人散的时候。
  只是奢望,在落幕之前,把你的悲喜,刻入我的余生。
  无法预料的是,你竟于中途离了场。连相视的刹那也不曾留下。
  决然转身时,我分明看见你的眼角含着今生最后的泪。
  无人知道,那滴泪,静静悬在我的心间,一直没有落下。
  你在时间之外沉寂,我在时间之内心碎。
  若世间的悲苦,我都必须一一涉过,那就让我携起命运的手,前行。
  走在你曾走过的路上,独自听风,听雨。
  天地广阔无垠,却没能留住你的半个脚印。隔世的温暖带着微凉缓缓穿过,却转瞬成殇。无数的寒冷接踵而至,将你经过的风景深深掩埋。
  生命的征程就此进入虚无,身上披满经年积雪。
  茫茫浊世,我只能将你葬在心底,连同冻僵的祭文。
  从此,无痛,无伤。
  从此,无悲,无喜。
  此际方知,花谢时,春也就尽了。


  冬景
  此时,寒冷不值一提,暖阳就躺在树梢,一言不发。
  水,还是按兵不动。冰天或雪地,只在想象中覆盖。
  几株草,站在近处,招摇着欲滴的青翠。
  樱桃花娇艳妩媚,伸向天空的枝丫,只顾全力绽放。
  远山叠翠,象深情的男子,宠溺着时光的流转。
  不愿远走的姹紫嫣红,镶嵌于寻常巷道。转过路口,你的眼角便能长出一片花海。
  风清浅,拂过城市,拂过原野,一路向季节深处走去。
  尘世烟火,仿佛只在身后冷暖。
  一些人,陆续归来。从北方,从雪花飘飞的异乡抽离。
  一切都是轻淡与澄明的模样。
  这个季节,适合说,爱。


  聚散
  终于,沦陷于这场不期而遇里。
  你试图用温暖的眼神点亮我遥望的远方。可,曾经翻山越岭的目光,已倦意丛生。
  不要问,那枝梅,为谁斜倚在光阴深处,不肯褪色。
  许多的秘密早已被深埋,不能一一明示。
  那个在红尘里佩剑而歌,纵横逐流的青衣少年,是我无法回顾的初见。
  缘起,缘灭,经谁之手,流转无常。
  交错的又岂止是命运。
  在所有的起承转合中,离别,永远是无法跨越的伏笔。
  不用许我十指相扣的温柔。隔一江流年的水,你如何抵达我的岸?
  春去秋来,此际回眸,已是刻骨。
  或忧,或伤,只在你转身之后悉数上演。
  此情难寄。
  而笔墨又染了泪,一朝落下便湿了字句。
  烟波深处,孤羽忧伤过。
  青山默然开。


  故人来
  请允我穿过重重因果,把这无常聚散轻轻放下。
  通幽曲径,已被寂寥覆盖多年。
  不要试图以潋滟的刹那,惊扰满池宁静。
  虽然,传说尚在唇间流转,却生生被添了几抹悲情。
  只怪,信风迟来,桃花已随流水东去。
  人间无计,留得春住。
  怎可再问,情深几许?
  小巷深墙,沉寂了前尘往事。那一段时光,是不能折返的旧梦。
  漫说,曾经沧海难为水。缘浅处,相思也薄。谁会在初见里,浪迹一生?
  剪剪寒风,早已喑哑了心底的弦。
  君莫回顾,任是不舍,终须别。

返回
2021年07月25日  第9021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流年浅书

刊发时间:2021年05月30日 A3版  作者:高宏慧 【字体:大 中 小】

  执念
  山长,水阔。
  又是,天涯漂泊。
  素笺上一笔婉约,便圈定了今生的风月。
  无暇顾及,途中沉浮跌宕。
  无意理会,身旁的春繁和秋瑟。
  纵使那场花开,蓄谋已久,也绝不会误入其阵。
  独饮清欢,独对风霜。
  流年无言,岁岁飞逝。那人,依旧涉水隔岸。
  莫道,烟火易暗,相思易老。
  旧时光里,细碎的牵绊,暗消了一路悲凉。
  无须再提,那年三月,花开满坡。
  他半生的流离,是我颠沛的红尘。
  只想,修成静水澄明的模样,与他牵手,任岁月汹涌扑面。


  流年
  白梅从枝头兀自飘落,停留的日子,不过短短一季。
  一盏茶,由滚热到渐凉,用了半生,却仿佛只是抬眼相顾的刹那。
  几卷风,在光阴的流转中进进出出,似曾相识。
  舟闲,水静,岸草疯长。
  终日凝眸,也留不住半眼明媚。
  盛衰,更替,万物各自安命。
  有一些送别,本为缘尽。
  有一些相遇,本为缘起。
  只是,聚散之间,山水已万里。
  一路走,一路失。世间芳菲,已成隔岸烟火。
  白云苍狗,又何须凭栏久。
  若现世安稳,如此,便好。


  岁寒
  攒眉千度,不敌冷漠一剑。
  飞赴的姿势,在半步之外,骤然僵住。
  深情,不断出逃。风雨几度,不愿东逝的流水,也决然离了岸。
  用尽所有来爱,也只换得一个虚幻的背影
  追随的目光,折戟沉沙。再不探寻,手心里的温热是否还留有几分暖意。
  锦色,纷飞凋敝。
  灵透如你,竟假装看不到那一场恣意的绽放。
  琴瑟不调,又何须弄弦!
  他年,你若转身,我将示以缄默。
  你之所见,终将如你所愿。


  伤逝
  其实,一直知道,终有曲终人散的时候。
  只是奢望,在落幕之前,把你的悲喜,刻入我的余生。
  无法预料的是,你竟于中途离了场。连相视的刹那也不曾留下。
  决然转身时,我分明看见你的眼角含着今生最后的泪。
  无人知道,那滴泪,静静悬在我的心间,一直没有落下。
  你在时间之外沉寂,我在时间之内心碎。
  若世间的悲苦,我都必须一一涉过,那就让我携起命运的手,前行。
  走在你曾走过的路上,独自听风,听雨。
  天地广阔无垠,却没能留住你的半个脚印。隔世的温暖带着微凉缓缓穿过,却转瞬成殇。无数的寒冷接踵而至,将你经过的风景深深掩埋。
  生命的征程就此进入虚无,身上披满经年积雪。
  茫茫浊世,我只能将你葬在心底,连同冻僵的祭文。
  从此,无痛,无伤。
  从此,无悲,无喜。
  此际方知,花谢时,春也就尽了。


  冬景
  此时,寒冷不值一提,暖阳就躺在树梢,一言不发。
  水,还是按兵不动。冰天或雪地,只在想象中覆盖。
  几株草,站在近处,招摇着欲滴的青翠。
  樱桃花娇艳妩媚,伸向天空的枝丫,只顾全力绽放。
  远山叠翠,象深情的男子,宠溺着时光的流转。
  不愿远走的姹紫嫣红,镶嵌于寻常巷道。转过路口,你的眼角便能长出一片花海。
  风清浅,拂过城市,拂过原野,一路向季节深处走去。
  尘世烟火,仿佛只在身后冷暖。
  一些人,陆续归来。从北方,从雪花飘飞的异乡抽离。
  一切都是轻淡与澄明的模样。
  这个季节,适合说,爱。


  聚散
  终于,沦陷于这场不期而遇里。
  你试图用温暖的眼神点亮我遥望的远方。可,曾经翻山越岭的目光,已倦意丛生。
  不要问,那枝梅,为谁斜倚在光阴深处,不肯褪色。
  许多的秘密早已被深埋,不能一一明示。
  那个在红尘里佩剑而歌,纵横逐流的青衣少年,是我无法回顾的初见。
  缘起,缘灭,经谁之手,流转无常。
  交错的又岂止是命运。
  在所有的起承转合中,离别,永远是无法跨越的伏笔。
  不用许我十指相扣的温柔。隔一江流年的水,你如何抵达我的岸?
  春去秋来,此际回眸,已是刻骨。
  或忧,或伤,只在你转身之后悉数上演。
  此情难寄。
  而笔墨又染了泪,一朝落下便湿了字句。
  烟波深处,孤羽忧伤过。
  青山默然开。


  故人来
  请允我穿过重重因果,把这无常聚散轻轻放下。
  通幽曲径,已被寂寥覆盖多年。
  不要试图以潋滟的刹那,惊扰满池宁静。
  虽然,传说尚在唇间流转,却生生被添了几抹悲情。
  只怪,信风迟来,桃花已随流水东去。
  人间无计,留得春住。
  怎可再问,情深几许?
  小巷深墙,沉寂了前尘往事。那一段时光,是不能折返的旧梦。
  漫说,曾经沧海难为水。缘浅处,相思也薄。谁会在初见里,浪迹一生?
  剪剪寒风,早已喑哑了心底的弦。
  君莫回顾,任是不舍,终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