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特色:高原山区不再是荒山

刊发时间:2021年06月11日 A1版  作者:

  七县一区,处处多山。作为位于滇西山区的典型农业大市,临沧虽有对外开放的地缘优势,但经济潜力尚未完全释放,眼前的硬骨头还有不少。解决难题要靠发展。扎实打基础,培育好产业,边疆人民的梦想才有着落。
  那么,临沧有什么?又可以干什么?
  对内,临沧产业基础较弱,招商引资、承接产业吸引力有限,资本、技术、人才等市场要素匮乏,新兴产业更难无中生有;对外,与省内的昆明、曲靖、玉溪等工业大市和大理、丽江、香格里拉等旅游大市竞争,临沧也面临不小的压力。
  “显然,临沧的产业发展很大程度上要走一条自力更生的道路,必须立足资源,挖掘资源,整合资源,拓展资源。”临沧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鲁绍云表示。
  资源在哪里?丰富的光热水土条件和多样的地形地貌。勤劳的各族人民在佤山大地上辛勤耕耘,生产出了茶、蔗糖、坚果、蔬菜、畜牧等优质特色农产品,培育着高原特色农业加工产业体系。
  甘蔗种植面积150万亩(境外30万亩),让临沧当之无愧居云南产糖量第一位。其中,耿马县的产糖量居全国产糖县第五,2019/2020年榨季,全县产糖量创历史新高,产糖28.1万吨。

      发展蔗糖产业,让耿马人“甜”了一阵,却也“苦”了不少年。“耿马产糖,但是很长时间内耿马人却吃不到自己的糖。”耿马绿色食品工业园区办公室主任钟晓荣苦笑,“因为没有相应的生产能力,我们只能买原料产自我们却挂着别人商标的小包装产品。”
  痛定思痛,耿马致力于把一根甘蔗“吃干榨尽”,不断延伸蔗糖产业链条,带动产业接“二”连“三”,提出打造千亿元级蔗糖产业的目标。
  走进耿马绿色食品工业园区,记者看到,榨糖剩下的蔗渣经过一个个现代化的操作车间,被制成不同型号的餐具、包装材料等产品,变废为宝。“这种一次性产品在自然环境下可完全降解,非常环保,目前主要面向海外。”工作人员介绍。
  对蔗渣的利用只是一方面。在耿马蔗糖文化展示中心,耿马人对甘蔗的资源分析可谓是细微之至:甘蔗叶、蔗梢生产畜牧青贮饲料,围绕蔗糖还能生产出白糖、酒精、有机肥、纸浆等多种产品。当地糖企把精深加工、综合利用作为抵御价格波动等市场风险的重要手段,提高了蔗糖产业附加值。
  虽然蔗糖产量不如广西的几个主产县,但耿马在全产业链上却是全国独一份。规划建设于2018年的耿马绿色食品工业园区,目前已入驻30家涉糖企业,糖业行业实现年工业产值68亿元,初步形成“糖、酒、纸、饲、肥、药、化妆品”7大类34个产品的全产业链。
  如果说“吃干榨尽”甘蔗是后知后觉,那么,在坚果产业上临沧人则是谋划在先。
  谁能想到世界最大的坚果产区在临沧?从零到世界第一又要用多久?临沧并非坚果原产地。1991年,一粒澳洲坚果种子漂洋过海来到临沧永德县,被当地引进试种。经过30年的发展,临沧坚果种植面积一跃达262.77万亩,占全球种植面积的一半。
  “当时云南多地都有试种,6年至8年挂果后,我们发现临沧的坚果品质非常好。临沧的大山是产品的宝库,气候、土壤、温差都非常适合,2010年开始大面积发展。”在位于镇康县的云澳达坚果开发有限公司,农业技术总监李晓波向记者介绍。这是坚果产业的领军企业之一。
  凭借规模第一的种植面积,临沧坚果产业从原料生产向精深加工延伸,先后引进了云澳达、松哥实业、顺宁坚果等大企业落户,又与休闲食品领军企业洽洽食品、三只松鼠建立合作关系,建成加工企业14个,年加工能力达4.5万吨,研发生产六大系列19个精深加工产品,2020年实现综合产值22.86亿元。
  数量上形成绝对优势后,临沧还努力站到行业发展的制高点。近年来,临沧成功举办国际澳洲坚果大会,建成全国唯一的国家坚果类检测重点实验室,并由国家林草局在临沧建成澳洲坚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眼下,正加快坚果青皮、果壳、果仁以及延伸产品的科技攻关、产品研发力度,打造中国第一个坚果全产业链基地,打造世界一流的“坚果之乡”。
  除了“糖”和“果”,临沧还产茶,产好茶。
  “临沧的茶占尽了天时地利,无论是古树资源还是生态环境,都是我们茶人向往的。”福建茶人黄金木,2015年跨越千山万水来到凤庆县小湾镇锦绣村考察古茶树,自此便与当地结下不解之缘。这是个以彝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村。6年来,黄金木每年都要来与村民们学习交流。“我是学生、是师傅、也是客户,我把一些制茶技术传授给他们,也把临沧产的好茶带回福建。”
  县县有茶,一山一味。2020年,临沧全市茶园种植面积达167.77万亩,茶叶产量14.9万吨,均居云南省第一位。作为世界茶树起源中心、普洱茶的原产地之一、中国重要的红茶产地,临沧“滇红茶”“冰岛茶”“昔归茶”扬名海内外。如何充分挖掘好茶资源,考量着临沧干部群众的智慧。
  临沧提出提升茶叶品质,打响茶品牌,加快茶旅融合,延伸茶产业链条。“十四五”时期,按照全省茶叶“全面绿色、一半有机”的建设要求,临沧要实现全市茶园基地100%绿色化,有机茶园面积占比50%以上,推动勐库冰岛茶小镇、临翔区昔归普洱茶小镇、凤庆茶尊养生特色小镇建设,将临沧建成中国滇红茶和普洱茶核心生产基地,打造世界一流茶产业。
  临沧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杨世平告诉记者,围绕“绿色食品牌”,全市建成2200多万亩优质高原特色农业基地。“下一步,要抓加工、抓龙头、创品牌,不断提升农业产业化水平。”
  立足有限资源,实现最大价值,临沧的优势产业不仅在全产业链上表现突出,也为推动绿色发展增添了底气。
  记者手记破题在资源。特色资源丰富的地区,如果没有产业链,很容易沦为廉价产品集中地。而临沧的方案是,强链补链,辅以规模化,延伸资源,超越资源,打造出全产业链的优势产业体系。
  本文节选自《阿佤新歌——践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调研记》,作者:经济日报调研组

返回
2021年06月24日  第9033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产业特色:高原山区不再是荒山

刊发时间:2021年06月11日 A1版  作者: 【字体:大 中 小】

  七县一区,处处多山。作为位于滇西山区的典型农业大市,临沧虽有对外开放的地缘优势,但经济潜力尚未完全释放,眼前的硬骨头还有不少。解决难题要靠发展。扎实打基础,培育好产业,边疆人民的梦想才有着落。
  那么,临沧有什么?又可以干什么?
  对内,临沧产业基础较弱,招商引资、承接产业吸引力有限,资本、技术、人才等市场要素匮乏,新兴产业更难无中生有;对外,与省内的昆明、曲靖、玉溪等工业大市和大理、丽江、香格里拉等旅游大市竞争,临沧也面临不小的压力。
  “显然,临沧的产业发展很大程度上要走一条自力更生的道路,必须立足资源,挖掘资源,整合资源,拓展资源。”临沧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鲁绍云表示。
  资源在哪里?丰富的光热水土条件和多样的地形地貌。勤劳的各族人民在佤山大地上辛勤耕耘,生产出了茶、蔗糖、坚果、蔬菜、畜牧等优质特色农产品,培育着高原特色农业加工产业体系。
  甘蔗种植面积150万亩(境外30万亩),让临沧当之无愧居云南产糖量第一位。其中,耿马县的产糖量居全国产糖县第五,2019/2020年榨季,全县产糖量创历史新高,产糖28.1万吨。

      发展蔗糖产业,让耿马人“甜”了一阵,却也“苦”了不少年。“耿马产糖,但是很长时间内耿马人却吃不到自己的糖。”耿马绿色食品工业园区办公室主任钟晓荣苦笑,“因为没有相应的生产能力,我们只能买原料产自我们却挂着别人商标的小包装产品。”
  痛定思痛,耿马致力于把一根甘蔗“吃干榨尽”,不断延伸蔗糖产业链条,带动产业接“二”连“三”,提出打造千亿元级蔗糖产业的目标。
  走进耿马绿色食品工业园区,记者看到,榨糖剩下的蔗渣经过一个个现代化的操作车间,被制成不同型号的餐具、包装材料等产品,变废为宝。“这种一次性产品在自然环境下可完全降解,非常环保,目前主要面向海外。”工作人员介绍。
  对蔗渣的利用只是一方面。在耿马蔗糖文化展示中心,耿马人对甘蔗的资源分析可谓是细微之至:甘蔗叶、蔗梢生产畜牧青贮饲料,围绕蔗糖还能生产出白糖、酒精、有机肥、纸浆等多种产品。当地糖企把精深加工、综合利用作为抵御价格波动等市场风险的重要手段,提高了蔗糖产业附加值。
  虽然蔗糖产量不如广西的几个主产县,但耿马在全产业链上却是全国独一份。规划建设于2018年的耿马绿色食品工业园区,目前已入驻30家涉糖企业,糖业行业实现年工业产值68亿元,初步形成“糖、酒、纸、饲、肥、药、化妆品”7大类34个产品的全产业链。
  如果说“吃干榨尽”甘蔗是后知后觉,那么,在坚果产业上临沧人则是谋划在先。
  谁能想到世界最大的坚果产区在临沧?从零到世界第一又要用多久?临沧并非坚果原产地。1991年,一粒澳洲坚果种子漂洋过海来到临沧永德县,被当地引进试种。经过30年的发展,临沧坚果种植面积一跃达262.77万亩,占全球种植面积的一半。
  “当时云南多地都有试种,6年至8年挂果后,我们发现临沧的坚果品质非常好。临沧的大山是产品的宝库,气候、土壤、温差都非常适合,2010年开始大面积发展。”在位于镇康县的云澳达坚果开发有限公司,农业技术总监李晓波向记者介绍。这是坚果产业的领军企业之一。
  凭借规模第一的种植面积,临沧坚果产业从原料生产向精深加工延伸,先后引进了云澳达、松哥实业、顺宁坚果等大企业落户,又与休闲食品领军企业洽洽食品、三只松鼠建立合作关系,建成加工企业14个,年加工能力达4.5万吨,研发生产六大系列19个精深加工产品,2020年实现综合产值22.86亿元。
  数量上形成绝对优势后,临沧还努力站到行业发展的制高点。近年来,临沧成功举办国际澳洲坚果大会,建成全国唯一的国家坚果类检测重点实验室,并由国家林草局在临沧建成澳洲坚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眼下,正加快坚果青皮、果壳、果仁以及延伸产品的科技攻关、产品研发力度,打造中国第一个坚果全产业链基地,打造世界一流的“坚果之乡”。
  除了“糖”和“果”,临沧还产茶,产好茶。
  “临沧的茶占尽了天时地利,无论是古树资源还是生态环境,都是我们茶人向往的。”福建茶人黄金木,2015年跨越千山万水来到凤庆县小湾镇锦绣村考察古茶树,自此便与当地结下不解之缘。这是个以彝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村。6年来,黄金木每年都要来与村民们学习交流。“我是学生、是师傅、也是客户,我把一些制茶技术传授给他们,也把临沧产的好茶带回福建。”
  县县有茶,一山一味。2020年,临沧全市茶园种植面积达167.77万亩,茶叶产量14.9万吨,均居云南省第一位。作为世界茶树起源中心、普洱茶的原产地之一、中国重要的红茶产地,临沧“滇红茶”“冰岛茶”“昔归茶”扬名海内外。如何充分挖掘好茶资源,考量着临沧干部群众的智慧。
  临沧提出提升茶叶品质,打响茶品牌,加快茶旅融合,延伸茶产业链条。“十四五”时期,按照全省茶叶“全面绿色、一半有机”的建设要求,临沧要实现全市茶园基地100%绿色化,有机茶园面积占比50%以上,推动勐库冰岛茶小镇、临翔区昔归普洱茶小镇、凤庆茶尊养生特色小镇建设,将临沧建成中国滇红茶和普洱茶核心生产基地,打造世界一流茶产业。
  临沧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杨世平告诉记者,围绕“绿色食品牌”,全市建成2200多万亩优质高原特色农业基地。“下一步,要抓加工、抓龙头、创品牌,不断提升农业产业化水平。”
  立足有限资源,实现最大价值,临沧的优势产业不仅在全产业链上表现突出,也为推动绿色发展增添了底气。
  记者手记破题在资源。特色资源丰富的地区,如果没有产业链,很容易沦为廉价产品集中地。而临沧的方案是,强链补链,辅以规模化,延伸资源,超越资源,打造出全产业链的优势产业体系。
  本文节选自《阿佤新歌——践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调研记》,作者:经济日报调研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