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学明:永远报党恩是我的人生坐标

刊发时间:2021年06月11日 A1版  作者:字学林

       我有个确定的人生坐标:永报党恩。没有党,就没有我的一切。
  在党的光辉照耀下,佤山从原始封闭走向开放发展,佤族从贫穷落后走向幸福生活。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中,交通的变化让我最有感触。
  我10岁那年,和部分沧源佤族头人子弟一行6人,受邀赴京参加国庆一周年庆典活动。1950年5月,我们从沧源岩帅出发,走路到双江,后来坐客车经普洱、大理、重庆……9月才抵达首都北京,历时4个月。
  18岁那年,我作为第一批佤族高小毕业生之一,被保送到中央民族学院(现中央民族大学)上学,我们一行7名佤族学生,于1958年8月3日从临沧出发,到昆明后乘火车到开远,再坐汽车到广西南宁,再乘火车上北京,8月26日到北京学校报到,历时23天。
  小时候两次上北京的经历,令我终生难忘。山高路远,交通闭塞,一路历尽艰辛。那时候的佤族人民,要走出大山真的太难了。
  为了建设边疆、巩固边防,国家投入大量资金,修建通边公路。1958年11月,沧源县城终于修通了公路,沿路群众载歌载舞,庆祝公路通车。后来,政府又投入资金相继修通了到乡镇、行政村的公路,也就是通达工程,1997年,全县行政村(社区)全部通公路,佤山群众的出行问题得到很大改善。现在,公路已经通到了各村各寨,通到了佤族群众的家门口,山不再高、路不再远。
  变化不止于此。2016年12月,沧源佤山机场建成通航,佤山到北京的距离只需要1天的时间。让人兴奋和自豪的是,去年底,大临铁路也建成通车了,佤山发展的动力更足了,旅游业也发展起来了,佤山的阳光更加灿烂了。
  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后,我曾四次上北京探亲,行程越来越方便,用时越来越短,现在坐上飞机,一天就可以飞到北京,这都是佤山交通巨变给我们带来的实惠,是共产党为原始封闭的佤山打通了通往全国、通往世界的大通道,为佤山各族人民的发展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好条件!       

      作为我个人来说,从小就在党的关怀下成长,是党培养了我、成就了我。
  1952年,党和政府在佤山创办了学校,那年我12岁,第一次走进学校、接受教育。因为有党的边疆教育扶持政策,我18岁小学毕业,就被保送至中央民族学院上学,从中学一直读到大学,成为沧源佤族的第一批大学生。在那个年代这对于一个边疆的少数民族孩子来说是一件多么庆幸而自豪的事情,那都是党的光辉照耀着边疆啊!
  在党的关怀下成长,我早早就确定了我的人生坐标:永远热爱党、忠于党、报党恩,遵照党的教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大学毕业后,我申请回到家乡沧源,申请到最艰苦的地方工作。1970年6月,我到南腊完小创办附设初中班,此后多年一直从事边疆教育工作,为社会主义建设培养人才。1993年,我调到县政协工作,分管民族、宗教等方面工作,我感激党的培养与信任,兢兢业业、踏踏实实为边疆民族宗教工作贡献力量。退休后,我一直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为边疆教育事业继续发挥余热。
  我还经常到机关单位、学校、社区,给基层党员、干部群众、青少年学生讲党课,用我一生的成长经历,引导年轻人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我也时常教育子女要热爱党、忠于党,经常给他们上家庭党课,现在孩子们都入了党,在党的领导下工作、生活。
  我这一生,是备受党的关怀的一生。从1952年春天,我走进小学大门,从大学校门走向社会,从退休直到今天,党一直关心爱护我,教育重用我。党对我的恩情,我终生报答不完,唯有奉献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为我深深热爱的母亲——伟大光荣的中国共产党。 字学林  整理

返回
2021年09月28日  第9033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田学明:永远报党恩是我的人生坐标

刊发时间:2021年06月11日 A1版  作者:字学林 【字体:大 中 小】

       我有个确定的人生坐标:永报党恩。没有党,就没有我的一切。
  在党的光辉照耀下,佤山从原始封闭走向开放发展,佤族从贫穷落后走向幸福生活。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中,交通的变化让我最有感触。
  我10岁那年,和部分沧源佤族头人子弟一行6人,受邀赴京参加国庆一周年庆典活动。1950年5月,我们从沧源岩帅出发,走路到双江,后来坐客车经普洱、大理、重庆……9月才抵达首都北京,历时4个月。
  18岁那年,我作为第一批佤族高小毕业生之一,被保送到中央民族学院(现中央民族大学)上学,我们一行7名佤族学生,于1958年8月3日从临沧出发,到昆明后乘火车到开远,再坐汽车到广西南宁,再乘火车上北京,8月26日到北京学校报到,历时23天。
  小时候两次上北京的经历,令我终生难忘。山高路远,交通闭塞,一路历尽艰辛。那时候的佤族人民,要走出大山真的太难了。
  为了建设边疆、巩固边防,国家投入大量资金,修建通边公路。1958年11月,沧源县城终于修通了公路,沿路群众载歌载舞,庆祝公路通车。后来,政府又投入资金相继修通了到乡镇、行政村的公路,也就是通达工程,1997年,全县行政村(社区)全部通公路,佤山群众的出行问题得到很大改善。现在,公路已经通到了各村各寨,通到了佤族群众的家门口,山不再高、路不再远。
  变化不止于此。2016年12月,沧源佤山机场建成通航,佤山到北京的距离只需要1天的时间。让人兴奋和自豪的是,去年底,大临铁路也建成通车了,佤山发展的动力更足了,旅游业也发展起来了,佤山的阳光更加灿烂了。
  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后,我曾四次上北京探亲,行程越来越方便,用时越来越短,现在坐上飞机,一天就可以飞到北京,这都是佤山交通巨变给我们带来的实惠,是共产党为原始封闭的佤山打通了通往全国、通往世界的大通道,为佤山各族人民的发展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好条件!       

      作为我个人来说,从小就在党的关怀下成长,是党培养了我、成就了我。
  1952年,党和政府在佤山创办了学校,那年我12岁,第一次走进学校、接受教育。因为有党的边疆教育扶持政策,我18岁小学毕业,就被保送至中央民族学院上学,从中学一直读到大学,成为沧源佤族的第一批大学生。在那个年代这对于一个边疆的少数民族孩子来说是一件多么庆幸而自豪的事情,那都是党的光辉照耀着边疆啊!
  在党的关怀下成长,我早早就确定了我的人生坐标:永远热爱党、忠于党、报党恩,遵照党的教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大学毕业后,我申请回到家乡沧源,申请到最艰苦的地方工作。1970年6月,我到南腊完小创办附设初中班,此后多年一直从事边疆教育工作,为社会主义建设培养人才。1993年,我调到县政协工作,分管民族、宗教等方面工作,我感激党的培养与信任,兢兢业业、踏踏实实为边疆民族宗教工作贡献力量。退休后,我一直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为边疆教育事业继续发挥余热。
  我还经常到机关单位、学校、社区,给基层党员、干部群众、青少年学生讲党课,用我一生的成长经历,引导年轻人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我也时常教育子女要热爱党、忠于党,经常给他们上家庭党课,现在孩子们都入了党,在党的领导下工作、生活。
  我这一生,是备受党的关怀的一生。从1952年春天,我走进小学大门,从大学校门走向社会,从退休直到今天,党一直关心爱护我,教育重用我。党对我的恩情,我终生报答不完,唯有奉献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为我深深热爱的母亲——伟大光荣的中国共产党。 字学林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