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茶风起 豪气满仓

—— 一片树叶书写的传奇之“尊天下”
刊发时间:2022年04月07日 A1版  作者:徐珊珊 查海霞

  如果用一种气味来形容临沧,那一定是茶香。
  早在3000年前,澜沧江畔的永昌濮人,就已经驯化野生茶进行栽培、种植,有濮人居住的地方,就有茶树的存在。
  临沧茶园面积达173.4万亩,其中有66万亩古茶园,古茶园面积位居云南省第一。
  在澜沧江流域,在临沧市境内的高山河谷,漫山遍野的茶树自由生长。无可比拟的优越生态条件,孕育了丰富的茶树资源和卓越的茶叶品质,有关专家考证,这些生长在北回归线附近的大叶种茶,是世界上质地最好的生态茶。临沧,由此成为世界茶树地理起源中心和栽培起源中心,也因此吸引众多有识之士,来到这里,在这片土地上“泼墨挥毫”,奋力书写关于临沧茶的壮丽篇章,纪录临沧成为普洱茶原产地、滇红茶诞生地、蒸酶茶发源地的不朽传奇。

滇红香

  1938年冬,顺宁县城。
  虽然进入了一年中最冷的时节,顺宁的冬天,并没有数九寒天的感觉,太阳一出,暖烘烘的。凤山茶园还有漫山遍野的绿意。
  一位中年男子缓缓行进在凤山茶园,只见他走几步,就停一会儿,摘下几片茶叶,迎着光看看,又放在鼻尖闻一闻。这个人,是湖南人冯绍裘,顺宁人不知道,这个神情略显拘谨的中年人,是国内著名的茶学家,就在两年前,他改变了祁门红茶手工制作的落后传统,让祁门红茶在国际市场上大放光芒。而这次他来到顺宁,是身负重要使命:为中国茶叶总公司寻找新的茶叶基地,为抗日战争提供物资救援。
  冯绍裘是从昆明出发的,到顺宁之前,他已经沿路考察了许多茶园,当冯绍裘看到凤山茶园冬日里依然翠绿明亮的茶树时,内心突然如释重负。
  临沧当时已是云南重要茶区,根据中国茶叶总公司的记录,当年双江年产量超过1万担,顺宁年产量超过8000担,而且比之战火纷乱的内地,顺宁这个偏居一隅的边疆县城,留存着几分安宁,算得上是乱世中的净土。
  冯绍裘在顺宁留了下来,这个几乎听不懂凤庆方言的湖南人,将所有时间与精力投入到了红茶的制作中。在这之前,中国的红茶,都是用小叶种茶做的,其中最负盛名的是祁门红茶。从来没有人想过,要以云南大叶种茶来做红茶原料。经过反复试验,冯绍裘还真的做出了满意的红茶。顺宁红茶的口感,比他预期的还要好。冯绍裘给顺宁红茶取名“云红”,并把云红茶样寄回了中国茶叶总公司。总公司下了两个命令:一是“云红”改作“滇红”,二是冯绍裘正式负责顺宁实验茶厂建厂一事,负责滇红茶的生产。
  建厂一事紧锣密鼓地展开,这是滇西南最早的一家国营茶厂,正是战时,交通不便,物资短缺,冯绍裘花时间和精力想尽一切办法,解决建筑材料短缺、建筑工人缺乏的实际问题,同时广向本地、外地招贤纳士,希望有更多有能力的专业技术人才投身到茶厂的筹建中。顺宁茶厂集合了冯绍裘的心血,也集合了无数人的汗水与智慧,那是一个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年代,顺宁试验茶厂,成了大家为国尽力的集体象征。1939年底,顺宁实验茶厂建成。
  建厂后的首批500担“滇红”茶途经香港出口欧美等国,刚到达香港,经茶博士品尝之后赞不绝口,从此一炮打响,声名远播。在英国,“滇红”茶创下了众多茶叶品牌中的天价。此后,顺宁实验茶厂源源不断为国家抗战以及经济建设,作出巨大贡献。
  1986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问中国,来到昆明,深谙女王心事的云南省省长亲手将凤庆生产的两盒“滇红”茶赠予女王陛下,女王顿时喜不自胜,连声致谢。

  从“滇红”茶在顺宁茶厂诞生到现在,70多年时间缓缓而过,“滇红”在岁月的流淌中已不再是一个品牌,而是演化为一个茶类,就如同绿茶与普洱茶,如果仅仅作为品牌,“滇红”已无法涵盖它的历史与深意。

蒸酶味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临沧,乃至云南,有一种叫做“蒸酶”的茶无人不知。
  临沧是红茶产区,然而家家户户喝的却是蒸酶。当年的蒸酶茶,绝对担得起如今网红饮品的称号,而创制蒸酶茶的,正是汤仁良。
  汤仁良出生于浙江诸暨,1937年,16岁的汤仁良进入湖北恩施茶厂,师从范和钧,范和钧后来到勐海县建立佛海茶厂,和冯绍裘一样,范和钧也是中国近代茶业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师从名师,汤仁良学得一身过硬的制茶本领。
  1942年,受云南省茶叶贸易公司的邀请,汤仁良来到云南顺宁,进一步提升滇红茶品质。到云南其实也是汤仁良的心愿,从1939年喝到冯绍裘寄回的滇红茶,汤仁良就对顺宁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到顺宁的第二年,汤仁良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提高了机械制茶的效率,改良了滇红茶的品质。
  到云南的头几年里,受公司委派,汤仁良辗转于昆明、墨江等地,深度了解了云南大叶种茶,汤仁良萌生一个想法:除了红茶,如此品性优良的茶叶,完全可以制成云南大叶种茶的蒸青绿茶。虽然业界共识:云南大叶种茶茶多酚含量高,苦涩味重,做不了绿茶,不少专家已然在绿茶试制上摔了跟头。但汤仁良一直认为:败也茶多酚、成也茶多酚,一旦能在工艺上克服局限,就能做出跟玉露媲美的云南蒸青绿茶。这样的想法一旦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便成为一种信仰。在命运的起承转合里,这个信仰始终支撑着汤仁良,克服了他跌宕起伏人生经历中的各种难关。
  上世纪70年代末,汤仁良终于将蒸青绿茶初步试制成功,此茶叶底鲜绿,汤色碧澄,不仅没有苦涩味,反而口感回甘隽永,比之玉露茶毫不逊色。汤仁良把这种蒸青绿茶取名作“珍眉”,可见内心的激越与珍惜。可好事多磨,珍眉试制成功不久,也到汤仁良离休之时,于是刚有起色的珍眉茶制作也陷入停滞。转眼又到1985年,听闻汤仁良与珍眉茶的故事,临沧地区有关领导深受感触,邀请汤仁良重启珍眉茶的制作工作,终于让珍眉茶在1988年后得以正式投产,因其特殊工艺,珍眉更名为“蒸酶”。
  “蒸酶”横空出世,惊艳了茶届,连云南人自己都没有想到,家乡的茶,能有这般回甘隽永的滋味。她不止出现在所有高规格的宴客场合,更普遍存在于寻常百姓家的茶几、餐桌之上,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说是人手一杯蒸酶茶丝毫不夸张。虽然临沧是红茶产区,但所产红茶多供外销,征服本地人的,就是这种可以媲美玉露的蒸酶茶,那股清香也成为一代人永久的味觉记忆。
  2007年,汤仁良被授予吴觉农勋章。2019年,汤仁良逝世,享年98岁。这位一生乡音不改、个性低调、淡泊名利的异乡人,却将他的毕生的精力与智慧,都贡献给了云南大叶种茶,给临沧茶业史留下了继滇红之后又一座丰碑。

勐库韵

  1918年,一家叫“中和茶庄”的茶叶商号在昆明开业,开业当天,云南各地数位茶业有名的同行前来贺喜,一时间,新茶庄内人头攒动、喜气洋洋。
  茶庄的主人,正是清末驻防勐勐(双江)的管带官彭锟的二儿子彭肇纪。彭肇纪是临沧第一个在昆明开茶庄的人,而且,中和茶庄只卖双江勐库茶,当时的双江茶,在省城昆明已经很有名气,加上彭肇纪自身的影响力,开业后中和茶庄一直生意红火,也把更多的勐库山头茶卖到了省内外。
  1904年至1950年间,双江茶业最大的推动者、倡导者、最有贡献的人要数彭锟。从彭肇纪记事起,就知道父亲彭锟一直在双江推广茶叶种植。
  1904年,清云贵总督任命彭锟为驻防勐勐(双江)的管带官,彭锟带兵驻扎在了今天的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沙河乡营盘村,这里离耿马、沧源、澜沧都很近,彭锟驻扎营盘后随即就上书云贵总督对勐勐进行全面的改土归流。彭锟在营盘发展茶园,同时发给勐勐坝各村各寨百姓盐巴、粮种、茶籽,劝导他们恢复生产,推行开街市促交易,号召山区百姓多开荒地、多种茶……此后20年间,双江成为云南声名很高的产茶大县。
  1930年前后,勐库茶已能和易武茶、佛海茶比肩同价。从1908年至1923年,顺宁(凤庆)、缅宁(临沧)、镇康、云县、保山、腾冲的官方和绅民都到勐库引过茶种。勐库在民国初期成为云南最大的茶籽引种地,勐库茶在民国初年享誉省内外,这一切,彭锟功不可没。
  而在彭锟之前的500多年前,傣族土司罕廷发就已充分认识到了茶的重要性。
  1480年,勐勐新一任的傣族土司罕廷发上任,接过权力接力棒的罕廷发,上任不久就以雷霆之势确定了双江地界,建立起一个稳固的政权体系,同时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提高百姓安居乐业的能力。这其中,罕廷发做了一件于后世功德无量的事情:在扁岛(冰岛)遍种茶树,种植成功之后,又在整个双江大力推开。虽然双江之前已有千年的茶叶种植史,但,这是有史可考以来,政权机构第一次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大力推广茶叶种植业,而且还把茶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当时,茶叶在双江甚至有了“硬通货”的地位,可以兑换成其他任何物品。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600年过去了,如今,喝着冰岛茶,品着它独有的“冰糖甜、蜂蜜香”的滋味,人们仍然会记起,那位在勐库各山头带领百姓撒下一颗颗“金种子”的傣族土司;人们依然会记起,那位让茶叶福泽绵延更多茶农的汉族地方官和他的家族……
  一棵棵古老的茶树,将临沧大地装订成册,留下了厚厚的历史,留众人细细品味;一个个知名的品牌,将临沧茶的底蕴、大气、包容、尊贵的特质表现得出神入化,让世人铭记在心。
  临沧茶,尊天下。

返回
2022年06月29日  第9324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临茶风起 豪气满仓

—— 一片树叶书写的传奇之“尊天下”

刊发时间:2022年04月07日 A1版  作者:徐珊珊 查海霞 【字体:大 中 小】

  如果用一种气味来形容临沧,那一定是茶香。
  早在3000年前,澜沧江畔的永昌濮人,就已经驯化野生茶进行栽培、种植,有濮人居住的地方,就有茶树的存在。
  临沧茶园面积达173.4万亩,其中有66万亩古茶园,古茶园面积位居云南省第一。
  在澜沧江流域,在临沧市境内的高山河谷,漫山遍野的茶树自由生长。无可比拟的优越生态条件,孕育了丰富的茶树资源和卓越的茶叶品质,有关专家考证,这些生长在北回归线附近的大叶种茶,是世界上质地最好的生态茶。临沧,由此成为世界茶树地理起源中心和栽培起源中心,也因此吸引众多有识之士,来到这里,在这片土地上“泼墨挥毫”,奋力书写关于临沧茶的壮丽篇章,纪录临沧成为普洱茶原产地、滇红茶诞生地、蒸酶茶发源地的不朽传奇。

滇红香

  1938年冬,顺宁县城。
  虽然进入了一年中最冷的时节,顺宁的冬天,并没有数九寒天的感觉,太阳一出,暖烘烘的。凤山茶园还有漫山遍野的绿意。
  一位中年男子缓缓行进在凤山茶园,只见他走几步,就停一会儿,摘下几片茶叶,迎着光看看,又放在鼻尖闻一闻。这个人,是湖南人冯绍裘,顺宁人不知道,这个神情略显拘谨的中年人,是国内著名的茶学家,就在两年前,他改变了祁门红茶手工制作的落后传统,让祁门红茶在国际市场上大放光芒。而这次他来到顺宁,是身负重要使命:为中国茶叶总公司寻找新的茶叶基地,为抗日战争提供物资救援。
  冯绍裘是从昆明出发的,到顺宁之前,他已经沿路考察了许多茶园,当冯绍裘看到凤山茶园冬日里依然翠绿明亮的茶树时,内心突然如释重负。
  临沧当时已是云南重要茶区,根据中国茶叶总公司的记录,当年双江年产量超过1万担,顺宁年产量超过8000担,而且比之战火纷乱的内地,顺宁这个偏居一隅的边疆县城,留存着几分安宁,算得上是乱世中的净土。
  冯绍裘在顺宁留了下来,这个几乎听不懂凤庆方言的湖南人,将所有时间与精力投入到了红茶的制作中。在这之前,中国的红茶,都是用小叶种茶做的,其中最负盛名的是祁门红茶。从来没有人想过,要以云南大叶种茶来做红茶原料。经过反复试验,冯绍裘还真的做出了满意的红茶。顺宁红茶的口感,比他预期的还要好。冯绍裘给顺宁红茶取名“云红”,并把云红茶样寄回了中国茶叶总公司。总公司下了两个命令:一是“云红”改作“滇红”,二是冯绍裘正式负责顺宁实验茶厂建厂一事,负责滇红茶的生产。
  建厂一事紧锣密鼓地展开,这是滇西南最早的一家国营茶厂,正是战时,交通不便,物资短缺,冯绍裘花时间和精力想尽一切办法,解决建筑材料短缺、建筑工人缺乏的实际问题,同时广向本地、外地招贤纳士,希望有更多有能力的专业技术人才投身到茶厂的筹建中。顺宁茶厂集合了冯绍裘的心血,也集合了无数人的汗水与智慧,那是一个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年代,顺宁试验茶厂,成了大家为国尽力的集体象征。1939年底,顺宁实验茶厂建成。
  建厂后的首批500担“滇红”茶途经香港出口欧美等国,刚到达香港,经茶博士品尝之后赞不绝口,从此一炮打响,声名远播。在英国,“滇红”茶创下了众多茶叶品牌中的天价。此后,顺宁实验茶厂源源不断为国家抗战以及经济建设,作出巨大贡献。
  1986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问中国,来到昆明,深谙女王心事的云南省省长亲手将凤庆生产的两盒“滇红”茶赠予女王陛下,女王顿时喜不自胜,连声致谢。

  从“滇红”茶在顺宁茶厂诞生到现在,70多年时间缓缓而过,“滇红”在岁月的流淌中已不再是一个品牌,而是演化为一个茶类,就如同绿茶与普洱茶,如果仅仅作为品牌,“滇红”已无法涵盖它的历史与深意。

蒸酶味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临沧,乃至云南,有一种叫做“蒸酶”的茶无人不知。
  临沧是红茶产区,然而家家户户喝的却是蒸酶。当年的蒸酶茶,绝对担得起如今网红饮品的称号,而创制蒸酶茶的,正是汤仁良。
  汤仁良出生于浙江诸暨,1937年,16岁的汤仁良进入湖北恩施茶厂,师从范和钧,范和钧后来到勐海县建立佛海茶厂,和冯绍裘一样,范和钧也是中国近代茶业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师从名师,汤仁良学得一身过硬的制茶本领。
  1942年,受云南省茶叶贸易公司的邀请,汤仁良来到云南顺宁,进一步提升滇红茶品质。到云南其实也是汤仁良的心愿,从1939年喝到冯绍裘寄回的滇红茶,汤仁良就对顺宁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到顺宁的第二年,汤仁良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提高了机械制茶的效率,改良了滇红茶的品质。
  到云南的头几年里,受公司委派,汤仁良辗转于昆明、墨江等地,深度了解了云南大叶种茶,汤仁良萌生一个想法:除了红茶,如此品性优良的茶叶,完全可以制成云南大叶种茶的蒸青绿茶。虽然业界共识:云南大叶种茶茶多酚含量高,苦涩味重,做不了绿茶,不少专家已然在绿茶试制上摔了跟头。但汤仁良一直认为:败也茶多酚、成也茶多酚,一旦能在工艺上克服局限,就能做出跟玉露媲美的云南蒸青绿茶。这样的想法一旦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便成为一种信仰。在命运的起承转合里,这个信仰始终支撑着汤仁良,克服了他跌宕起伏人生经历中的各种难关。
  上世纪70年代末,汤仁良终于将蒸青绿茶初步试制成功,此茶叶底鲜绿,汤色碧澄,不仅没有苦涩味,反而口感回甘隽永,比之玉露茶毫不逊色。汤仁良把这种蒸青绿茶取名作“珍眉”,可见内心的激越与珍惜。可好事多磨,珍眉试制成功不久,也到汤仁良离休之时,于是刚有起色的珍眉茶制作也陷入停滞。转眼又到1985年,听闻汤仁良与珍眉茶的故事,临沧地区有关领导深受感触,邀请汤仁良重启珍眉茶的制作工作,终于让珍眉茶在1988年后得以正式投产,因其特殊工艺,珍眉更名为“蒸酶”。
  “蒸酶”横空出世,惊艳了茶届,连云南人自己都没有想到,家乡的茶,能有这般回甘隽永的滋味。她不止出现在所有高规格的宴客场合,更普遍存在于寻常百姓家的茶几、餐桌之上,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说是人手一杯蒸酶茶丝毫不夸张。虽然临沧是红茶产区,但所产红茶多供外销,征服本地人的,就是这种可以媲美玉露的蒸酶茶,那股清香也成为一代人永久的味觉记忆。
  2007年,汤仁良被授予吴觉农勋章。2019年,汤仁良逝世,享年98岁。这位一生乡音不改、个性低调、淡泊名利的异乡人,却将他的毕生的精力与智慧,都贡献给了云南大叶种茶,给临沧茶业史留下了继滇红之后又一座丰碑。

勐库韵

  1918年,一家叫“中和茶庄”的茶叶商号在昆明开业,开业当天,云南各地数位茶业有名的同行前来贺喜,一时间,新茶庄内人头攒动、喜气洋洋。
  茶庄的主人,正是清末驻防勐勐(双江)的管带官彭锟的二儿子彭肇纪。彭肇纪是临沧第一个在昆明开茶庄的人,而且,中和茶庄只卖双江勐库茶,当时的双江茶,在省城昆明已经很有名气,加上彭肇纪自身的影响力,开业后中和茶庄一直生意红火,也把更多的勐库山头茶卖到了省内外。
  1904年至1950年间,双江茶业最大的推动者、倡导者、最有贡献的人要数彭锟。从彭肇纪记事起,就知道父亲彭锟一直在双江推广茶叶种植。
  1904年,清云贵总督任命彭锟为驻防勐勐(双江)的管带官,彭锟带兵驻扎在了今天的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沙河乡营盘村,这里离耿马、沧源、澜沧都很近,彭锟驻扎营盘后随即就上书云贵总督对勐勐进行全面的改土归流。彭锟在营盘发展茶园,同时发给勐勐坝各村各寨百姓盐巴、粮种、茶籽,劝导他们恢复生产,推行开街市促交易,号召山区百姓多开荒地、多种茶……此后20年间,双江成为云南声名很高的产茶大县。
  1930年前后,勐库茶已能和易武茶、佛海茶比肩同价。从1908年至1923年,顺宁(凤庆)、缅宁(临沧)、镇康、云县、保山、腾冲的官方和绅民都到勐库引过茶种。勐库在民国初期成为云南最大的茶籽引种地,勐库茶在民国初年享誉省内外,这一切,彭锟功不可没。
  而在彭锟之前的500多年前,傣族土司罕廷发就已充分认识到了茶的重要性。
  1480年,勐勐新一任的傣族土司罕廷发上任,接过权力接力棒的罕廷发,上任不久就以雷霆之势确定了双江地界,建立起一个稳固的政权体系,同时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提高百姓安居乐业的能力。这其中,罕廷发做了一件于后世功德无量的事情:在扁岛(冰岛)遍种茶树,种植成功之后,又在整个双江大力推开。虽然双江之前已有千年的茶叶种植史,但,这是有史可考以来,政权机构第一次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大力推广茶叶种植业,而且还把茶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当时,茶叶在双江甚至有了“硬通货”的地位,可以兑换成其他任何物品。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600年过去了,如今,喝着冰岛茶,品着它独有的“冰糖甜、蜂蜜香”的滋味,人们仍然会记起,那位在勐库各山头带领百姓撒下一颗颗“金种子”的傣族土司;人们依然会记起,那位让茶叶福泽绵延更多茶农的汉族地方官和他的家族……
  一棵棵古老的茶树,将临沧大地装订成册,留下了厚厚的历史,留众人细细品味;一个个知名的品牌,将临沧茶的底蕴、大气、包容、尊贵的特质表现得出神入化,让世人铭记在心。
  临沧茶,尊天下。